今天非常热
2009.09.19 | 837字

我抱着昊鑫的气温计发呆,已经是深夜了,气温仍然是 31 度,湿度高达 80%,顿时有一种想从辽宁进口点儿云彩的冲动。

下午顶着烈日跟冯兄去香洲。花了五十八块剪了一个头发,打破了有史以来剪头发花费最高纪录。洗头的那个是一个黑龙江来的美女。本着老乡见老乡的心情跟她唠的昏天暗地,完全把冯忘掉了……后来看到他一个人无聊地坐在等待席还是相当内疚。不过就算我们聊的再怎么热乎,再怎么熟络,她仍然是给我洗头的服务员,我仍然是顾客,她不可能因此省了我的费用,我也不会给她补化学。脑中总是联系起一种乌托邦式的美好幻境,尽管它虚构的无以复加,但仍旧挥之不去。

三点多从理发店出来,想去看一下传说中主演人数高达几十人的《建国大业》,不过电影院最早的一场竟然在晚上六点多,算了算了。去买了一杯冰奶茶,暂时缓解了焦热的心情和天气。本来准备回去,突然在一条街的拐角处发现了一个牌子,上写“牛津街”。冯兄说是专门卖小玩意的商店街。于是拐进去看了看,街道很狭窄,几乎只能容下三个人并排走,但是本来炎热的阳光突然不那么尖锐了,两侧的欧式风格建筑像地中海的海浪一样拍走了热气。其中有一个房子给我印象尤为深刻,一楼是一个小店,二楼不是很高,上面摆着太阳椅和巨大的落叶盆景,蛋黄色的墙壁有些老旧,但是填充着异域的沧桑——完全是一副威尼斯小房子图。突然一楼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裸着上身的亚洲男人,样子很猥琐,美好的景象全部被破坏。原路折回。牛津街还有一个小店传出阵阵奶香。闻得我肚皮一阵放松……走进去,原来是一个自己动手做蛋糕或者月饼的店。装潢很随意,七扭八歪的酒吧灯照着地面,长长的工作台两边是忙碌的少女和孩子,旁边的烤箱叮一声响了一下,端出来是充满奶香的蛋糕……我和冯兄走进去几乎谁都没有注意。看到了这好像童话中的景象,决定十一前来一次做点月饼送人。走的时候看到道路左边有一个生锈的铜铁打造的雕像,旁边两个女生坐在椅子上休息。牛津街实在是太短了,短的容纳不下更多更美好的乌托邦,但是这不也算是它不变质的好处之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