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黄昏
2009.09.30 | 569字

今天晚上得知冯兄遇到了有生以来最为悲惨的一天,于是晚上九点多陪他去东北人家喝酒,号称不醉不归。具体他遇到了哪些倒霉事呢?其实很简单,先是在这个雨天丢掉了雨伞,然后跟女朋友吵架闹分手,最后是被学生会上级叫停准备好的例会。本来已经吃完饭了,但还是陪他喝了四瓶,喝完之后我们两个状态都有些反常,一路上嘲笑着对方的酒量,然后晃晃悠悠走到书山路准备小便。理智及时阻止了我,我们在教学楼某层,面对着静谧的珠海校区夜晚,聊了好一会儿。在理智与半理智中,定下了十二月去湖南参观的决定。

其实跟哥们之类的谈话不会讲什么大道理,多是讲一些很讽刺、很猥琐、很哈哈笑的事情。到底都是些没什么追求的人啊。他跟我说他和他女朋友吵架的经过,我就在想是不是该有一个女朋友了。其实经历了一些事会觉得这很无聊。DJ 兄貌似又被甩了(或者甩了别人),我们当中之后李博是完好无损的。好像也是最幸福的。不公啊不公啊,我们总是这样叹道。

想起暑假的时候,大热天我和 DJ 两人在宽敞或狭窄的街道上转悠,是怎样幸福的光景。打完一场球,然后冲去商店买来可乐一口气喝完,或者在网吧打街球打一天,昏昏沉沉从那里出来分道扬镳。其实很堕落,但是很幸福。

这种情谊我们是不是都叫做兄弟情呢。很难解释的一种感情。也许,一杯酒,一个动作,一句话,就说明了一切。

醉了醉了,也没醉。半醉半醒,移动中才感到昏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