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
2009.10.28 | 326字

晚上陪纱布辉,拉着刺猬,优雅地潜入香洲为其未来的女友购买生日礼物。还是一如既往地先去牛津街,找了一家精品店,纱布辉看着整个转柜的耳环希望本帅出出主意。我稍瞥一眼,即指出位于第三层绿色和紫色中间的那个黑色吊坠耳环最为典雅精致。一问价钱,果然是里面最贵的。我不慌不忙地沾沾自喜。纱布辉竖起中指。刺猬在一旁玩魔方。

后来逛到 JUSCO 三楼,发现居然也有一个卖首饰的柜。纱布辉斟酌半天,摆出三个耳环让我出出主意,显然中间那个银色环绕紫色钻石的耳环为最佳之作。问价格,果然又是最贵。好像以前经常发生这种事,陪老妈逛街的时候她有时问我的意见,我随便指出的那件一定是全店最贵的……到底是设计师跟我品位相同还是我本身具有败家的性质呢……

买了一堆巧克力无言地回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