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0日
2009.11.20 | 535字

早晨非常冷,从被子里爬起来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不由同情起广东同学在高三的时候是怎么过的。如果按照我们高中的做法,那是要 5 点 20 多就要起来的。不过北方有暖气,上学时老爸的车里有空调,不会太难熬,广东人就不一样了,不但要忍受刺骨的湿冷的寒风,还要忍受刺骨的湿冷的寒风……

总之是一定要起床的,因为黑色星期五是实验日……吸着带有忧郁的呕吐味的苯甲酸甲酯,我们开始了悲剧的实验:先是孙浩的滴液漏斗 crash 到了地上,赔了惊人的 28 块(再次刷新了最大赔偿金额),重做;几分钟之后杨刺猬的整个装置做自由落体运动 land 到了试验台,烧瓶碎,连重做的机会都有没有;我对面家伙的干燥器不知出了什么问题,井喷一样炸了一脸,场面极为壮观,让我想起黄果树瀑布;袁野在做实验的时候跑出去上厕所,然后在厕所里接了一个电话,下场是手机掉进了厕所里,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以后不要在上厕所的时候打电话;据称纱布辉做实验的过程回流装置喷了三次水,直接导致我们做完之后他才进行到一半……在如此凶险的环境之下,我战战兢兢地举着那点花了六个小时做出来的淡黄色的产品给林 sir 去看,他看了一会,道,A。我失望地跑开,刚准备倒掉的时候,他突然跑到我面前仔细地看了看,道,A 噶,做的很好,A 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