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
2009.11.22 | 916字

早晨起来时候花了接近十五分钟在床上发呆。

刚才又做了一个最近一个月来断断续续的梦,好像连续剧一样。梦里有一座塔,高耸入云,深入地下,剧情是我在里面孤身一人探险的故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女朋友对我说过,解梦的时候不是解你在梦里面干了些什么,而是你当时的感觉是怎样的(这句话被我认为是最经典的几句之一)。我仔细想了想,我在塔里面的感觉是什么?坦白的说,我很害怕,但是又想去探究一下。

我在怕什么呢?好像是怕她慢慢远离我把。

接下来的事情简单了,发呆的剩下十分钟里,我在想跟她是怎么相识的。

那段日子事情太过繁杂,花了一段时间来理清。

9 月 24 日我去亚运会礼仪队招聘会。在大巴上坐在周的旁边。当时情况是林可一个人坐在右边。既然我和周已经结束了,我很想坐到林可的左边,这样符合我一贯风格。不过当时心里担忧着刚翘掉的周四物理实验和即将翘掉的周五化学实验,所以内心繁杂的很,还是消停点儿吧。

9 月 25 日从广州回来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现在想起来很像 gossip girl 里面无端呻吟的剧情,不痛不痒,但我很把它当回事儿。于是从那以后我跟以前的人就再没联系过。

之后就是晚上忙到了快一点的招新准备。又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不愉快到让我想赶快结束这个周末,然后永远远离某个人。

26 号。我坐在荒凉的面试位置发呆。就看到了她。

不少人说我是个浪漫的家伙、昊鑫说我是用眼睛思考的家伙。但我知道我只是把高中那种不成熟的做法一直延续下来,也许还会延续下去而已。所谓的一见钟情(估计很多人对此嗤之以鼻)。

但是那种被闪电劈到的感觉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因为它确实存在的,真真切切的。

我:永锋,那个女孩是谁啊?

叶:不认识,中青的吧。

我:怎么以前从来没见过呢?

叶:我也不知道啊。

我:那个女孩是谁啊?

肖:是外联部的。

我:是部长吗?

肖:是新的副部长。

我:从来没见过?

肖:!#¥……&……*#¥%@

我:她叫什么名字?

叶:我怎么知道……

我:问你个问题啊。

肖:恩。

我:那个女孩叫什么啊?

肖:钟@#%$^吧。

她真美啊。多余的语言无疑是累赘。

……

之后的一天我把时间用在发呆和面试上。

还要提的是我遇到了人生中第二次诋毁。

说实话我当时的心情竟然是笑而不语。可能是太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