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5日
2009.12.05 | 503字

看了书和电影,总想着写点什么东西。

摄影技术课开了有十几周,我去上过不多。老师讲的很枯燥,我看见下面有人在做笔记。我想,不用啊。摄影是像游泳和骑车,是感受着的事情,是经历,是行为,是把握。至少是和看和做有关的,不是听了什么话。这一点上,我和今天读的书的作者观点是一致的。想起中青的组培,关于做海报或者设计,组培我有什么可教的呢。顶多是第一节课告诉他们 PS 每个工具是干什么的,仅此而已。因为美这种东西也是由人去感受的。如果要把这些东西转化成理论可能一点用都没有。由此可见身教的重要性。不过老师们大都喜欢言传。

……

看了她说的那部电影。《美丽人生》,其实是意大利片来的。在我看来也不是完全的喜剧。想起了那部《sorry,if i love you》,有一种流畅的浪漫感。男主人公叫基恩好像,至始至终都在做着浪漫无比的事,尽管充满着悲情……总之看了前半部分很开心,后半部分很伤心。为什么好人总是要死。话说回来如果好人不死,我也就没这么多感想了。

……

从电影里学了一招。叔本华意念法。不知有没有用,不过要是杨威利的话,肯定会问,如果意念法有用的话,要人做什么?

从今晚就开始每天默念吧,XXXX。

看看一个月之后会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