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2010.02.18 | 525字

昨晚还在车上的时候,就跟李博因为韩寒刘谦的事情吵了起来。他说韩寒骂刘谦不对,是个三炮。我说韩寒说的很好,你才是个三炮。最后争论了半天,结论是,他哥最近去他家过年,等初七出来玩吧。

最近我开始刻意关注自己的情绪来了。也许不那么随心所欲地说话了。李博是不同的,我跟他吵架的时候不用担心以后做不成朋友。但其他人却不一样了。

有一两人我不喜欢的。我本来就没什么好脸色——按易安的话就是老摆着扑克脸——对待那些我不喜的人更是冷若冰霜,用眼角瞅都不为过。老早我就知道这样不好。前几天春节狂发短信修补关系,还好现在大家心里都很阳光,很快和好如初了。

不喜欢别人是一件很累很烦的事情吧。为了方便,索性都喜欢算了。

高中的时候就发现,有些女性朋友完全不这么想。也许是雌性动物对周围的人或事敏感程度高一些,喜欢分出敌友,有时竟也能说出头头道道来。那时对这种女生的印象极差,但毕竟是女生之间的事。大狗和小狗打架路人一般是围观而不是上前劝架的。传纸条的时候有时谈到这些内容,我个人是希望我所认识的人关系都很好的,但并不如我愿。A 跟 B 吵了架,B 跟 C 是好朋友,所以 C 讨厌 A。诸如此类,背后的猫猫腻腻好似一部宫廷秘史。

没想到大学也有这样的女生。果真是天下小狗都是四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