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
2010.04.24 | 1303字

细述昨天的事情,是非常奇妙的。

早晨吃完蛋糕喝完奶茶之后我习惯性地翻开单词书该背第150至160页的时候,手机噼里啪啦震动起来。我抄起一看,是pin的信息。“你在上课吗?”

“不在。”

“可以过来帮我弄一下电脑吗?”

原来是她想换个win 7的系统。对于这种有机会与美女相处的事情,我当然乐意帮忙。

话说上次我出call还是在大一的懵懂时刻。每逢周五是我的小组值班,也是call最繁忙的时候。那时在女生宿舍进进出出好像没什么感觉,后来细想,几乎每栋女生宿舍都留有我的足迹——甚至那宿管阿姨们一看到我就露出笑容,关切地问道:“小伙子又来啦。”那口气、那阵势,好像我是一个嫖客。

经过短时间的打包修整之后,我干净利落地合上单词书,摆弄几下好不容易长长的头发,出门了。左转,直走,在左转,到了她的宿舍楼下。见到了她。我说过我是外貌协会的,所以看人第一眼肯定是要打量一下对方的外表。

pin今天穿的是让人鼻子喷血的超短裙以及休闲的上装,再加上挑染的短发很像那种OL。

荔十一栋的外表看起来还是那么诱人。上次来这里的时候大概是09年的三月份。时隔多日,甚是思念。不过我来不及思念,因为注意力已经被眼前的尤物转移走了。

我们先是在楼下的会议室装,但是聊天声音太大,宿管阿姨不识相,居然过来赶我们。之后我提出去pin的宿舍,宿管阿姨立即就同意了。其实整个过程我不过是用了心理学上的战术。如果一开始就提出去pin的宿舍,这个新来的宿管可能会犹豫很久,但如果先在会议室让她心烦,再提出去pin的宿舍这个从规则上讲完全符合的要求,她一定会立即答应的。

然后就到了她的宿舍。四人间,其中两人上课去了,还有一个依然在睡觉。我打量着整个房间,跟以往去过的女生宿舍没什么区别,都有一个共同点——东西多到眼花缭乱。pin笑着说,“我的东西是最多的……”

其实整个装机的过程并不重要,与她相处的时间才最为珍贵。

昨天的天气非常好。阳光明媚,而且还有微风。pin的宿舍就在二楼,从阳台的落地窗朝外看去,能看到小路两侧的紫荆树随风摇晃的样子。发出柔柔的沙沙声,让我恍若隔世一度以为是北方夏天高耸的白杨。

我和pin漫不经心地聊着天,我不知道她此时正在想什么,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意。

“你要不要吃东西?”

“不吃……”

但她还是不由分说拿来两个类似核桃的东西给我。这让我想起以前去修电脑的时候,那电脑的主人总是喜欢递东西给我吃——芒果、西瓜、饼干、水、奶茶、各种奇怪的小零食——尽管我不停地说不要谢谢。在心理学上来讲可能是对免费服务的一种心灵补偿。

装机的时候我打量pin的桌子。桌面上书山书海,中间留着可怜的放电脑的位置。左侧的隔间里放的全部都是小东西,下面摆了一堆鞋子。这些都很普通,最惊奇的是衣柜的侧面居然贴着四月份的《新周刊》随刊赠送的一个jissboN——因为我也把那个东西贴到那里去了。


到了中午,装机过程结束,但是还有很多驱动没有装好。这个时候根据经验我是不能待在这里的,第一中午女生要睡觉,所以我得滚蛋,第二我已经超时了,再不下楼宿管阿姨就可能抄家伙上来杀我了。所以我提出搬她电脑回去继续装。她下午有课,同意了。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她去吃饭,我回寝室。讲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