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 06
2010.05.06 | 608字

从一天冲一次凉到一天三次,我知道珠海的夏天快来了。洗澡的时候要忍受着凉凉的水和外面的热,前天扭到的右手小指虽然已经可以伸直了,但依然隐隐作痛。

一整天我都是浑浑噩噩、魂不守舍的样子。具体原因我也不说了,只要以后我知道 2010 年 5 月 6 日这天我很伤心就够了。

晚上我破天荒去上了我本学期第一堂说文解字课,珠海校区最大的教室只坐了三分之一的人不到,据说还是人最多的一次。老师在上面对着 word 讲课,我在下面就在三金的纸上涂涂写写那些诡异的小篆和楷书。老师把本来一个个优美的文字拆开来,追溯其源,让我对文字顿时失去了兴趣。第二节课下课,我终于忍不住了,逃了。

再晚点我和冯 D 去吃我们的保留食品——岁月湖包子。我给他讲了最近的事情,我看得出来,他很不爽,但也无能为力。连我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怎么让人为力。回去的路上,我给亲爱的 Luna 打电话,结果好像是她妈妈接的。我又思忖着要不要给 F 同学挂个电话,或者小C。最后我还是什么也没做。一遇到麻烦就找朋友求安慰的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了。

其实解决麻烦的最好方式就是时间。就像那句歌词,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什么什么的。让时间快点流过的方式就是睡觉,也许背单词也是一种方式。Chuck Carmichael 弄丢了 Sarah 之后的做法是捧着威士忌玩使命召唤。我没有威士忌,我刚刚删掉了电脑里的使命召唤。而且最后 Chuck 还是把女孩找回来了,我的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