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5 16
2010.05.16 | 642字

晚上去中青的全员大会。也是换届大会。那个会只有很少人去,比去年我们换届的时候还要少。少得多。我看到肖锋忙碌的满脸是汗,汗水里也沉积着尴尬和不适。我注意到签到表上部长级的人就占了一页,完全符合一个臃肿机构的典型特征。当然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怎样都算正常。

竞选的人里有一个让我印象很深。是一个准备的很充分的女生。她甚至给自己的演讲做了配套的 PPT。而且那 PPT 做的很专业。我想着当初为啥不把她拉进宣传部。她在演讲中说了一些很实际的东西,其中有很多想法跟我是相同的。她在上面壮志凌云地演讲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年前我的样子。那些愿景,那些看起来很容易实现的事情,那些梦想。但现实是,这些都是不会实现的事情。实现也不是没可能,前提有以下几点:第一中青能够脱离或者部分脱离 MB 的团工委做一些事情,这就需要一个非常牛逼的社长;第二中青下届社长的任期必须超过一年而且这人必须有眼光和计划还有执行力;第三学校开始重视珠海校区或者学校同意中青珠海分社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但这是不可能的,我相信这个女生很牛逼,但是她没牛逼到能改变珠海这个社团的现状,学校更不可能看到中青珠海分社做出他们不想看到的事情。在政治与大学融合之后,大学早已失去了陈寅恪所倡导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没有了这些,怎么可能有真正独立的、想做想做的事情的社团呢。更何况我们这个中青还是个报社,多少算是喉舌了。

虽然如此,最后还是另一个人的票数多一些。那个人给我印象也很深,属于说客类型的。这也算是社长需要的技能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