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7 14
2010.07.14 | 583字

早晨一直在胡思乱想,所以很早就醒了,但是空调吹的正舒服,我又不想起床,在枕头上闭目冥想。其中大部分是有关她的,还有一部分是有关自己的,突然觉得压力巨大,并且没有舒缓的渠道。

起来以后我洗了一个澡,然后骑车去图书馆,到了门口发觉今天馆外停的车子少的可怜,我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今天图书馆维修空调,闭馆了。我很平静又有些抓狂,骑着快散架的车子又回了寝室。短短一刻钟工夫,身上又满是汗,只好又洗澡,在桌子前坐下来看书。

刚才路过操场的时候,看到 09 级的家伙们在军训。我不会祝他们好运,因为他们这样轻松,已经够好运了。两年了,我又看到那熟悉的汗水,闻到那军装里化学染料的味道。军训之后再读书,和读了一年之后再军训,感觉是截然不同的。刚入学的时候,军训混合着陌生、新鲜感和憧憬,自身又拉长了,好像遥遥无期一样,但现在想想,不过是二十天而已。大家在咒骂无良的教官里结下友谊,这种友谊影响力大概存在于整个大学。先读一年之后再军训,我没经历过,自然不可妄加评论,但与我们那种肯定是不同的。

前天晚上去正厅的路上,我看到两辆大巴载着教官(其实还是国防生)到了校园。昨天我看到他们开始了短暂的军训,今早我在睡梦中听到了操场那边传来那熟悉的声音”XXX,来一个“,大概是在拉歌什么的吧。呵呵,想想真是可笑。认识不过两天而已,这就已经有了”我们的教官“这种感觉,是真心的吗?顶多是在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