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7.22 | 315字

晚上和冯呆去喝酒。台风的余烬还没结束,撕扯着烧烤排挡简陋的防雨布。天色暗下来,我和他开始喝酒,吃烧烤。畅饮开怀。在这里,可能只有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才能体会到口无遮拦的感觉。最近被压抑了很久。前途,她,等等。很庆幸有冯呆在,让运转过热的头脑能冷却一下。

他对我说了些很现实,太现实以至于虚假的东西。他觉得 pin 只是当我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等等。我不相信他的话,我相信 pin,但想起最后一次逛街她对我说过的一些话,我又迷茫了。我盯着一旁的手机,黑暗下刺眼的白光屏幕,显示着 pin 的上一条信息:我上飞机了。

Pin 的飞机误点,九点钟才开始登机。我给她发完最后一条,一路平安。然后关机了。

从 7 月 23 号开始,我要学会忘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