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09 30
2010.09.30 | 515字

最近变得有些疲惫。好像自己的脑袋上有一个表示体力的进度条一样,每到晚上这个进度条就空空如也。最近广州的天气喜怒无常,虽说凉爽了不少,但行走在外依旧浑身汗津。大片大片的云朵和茂密的树冠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但少数漏网的热量依然能惹得人心生烦闷。

周二晚的课通常是我自己一个人去上的。七点左右的傍晚,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行走在熙熙攘攘却显得有些阴森的校园里,总觉得有些不安全感。路过图书馆的时候,一个身着长衣长裤的女孩抱着书在门口张望,我定睛看去,那神情,那姿态,跟 Pin 如出一辙,恍惚中竟以为是她寻到了广州。但是理性的逻辑告诉我这是不大可能的,第一她没什么理由来南校,第二她即便来了南校也不会抱着书在图书馆左右出没。但,即使不是她,看着身形相像的女孩子仍然让我的心泪流满面。我忍住不看她,与她擦身而过。那感觉恍若隔世,好像很久以前同 Pin 擦肩而过一样。

昨天晚上冯对我说,他跟一个女孩子今天下午约好了看电影。我起初有些羡慕,但随即而来的却是真真切切的欢喜和祝福。也许这样才是完本的我吧。明天是十一假期,室友的女朋友从珠海过来与他团聚。朋友们回家的回家,游玩的游玩。唯我面对着面前这本厚厚的 GMAT OG,准备难忍地咽下这个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