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 10 22
2010.10.22 | 1407字

今天打开校内,看到中大青年上传了一堆照片,定睛一看,显然是他们招新时所拍摄。看到他们熟悉的教学楼,他们依然穿着我很久以前设计的青蛙装社服,顿感欣慰和怀念,我们当时没他们这么热情洋溢,但不可否认地说,我们那一届无论从海报的质量还是各个部长的融洽程度显然是历史来最好的,肖峰请我们吃了一顿大餐(不过只请了一顿,我还巴巴地盼呢)。

下午我在利益的驱使下屁颠屁颠地穿了半正装跑去中国大酒店,寻到了宝洁召开见面会的会场,却已然迟了几分钟。说到这里,不得不强烈谴责一下不守信用的冯呆和效率低下的广州地铁。不过会场门口依然有两个宝洁的工作人员在接受简历,我偷偷朝会场门口往里看去,我去……黑压压的脑袋们让我顿时泄气……粗略估计一下,横 17 排,竖 24,两部分,应该至少有 817 人在里面。走进去后,发现空气中散发着一股莫名的香味,好像当初在澳门赌场里面闻到的一样。我顿感不详,最近武侠看多了,竟疑似有人下毒,急忙掩面,后转而一想,原来这诡异的香味是混合了酒店香水和飘柔的奇异味道。飘柔从何而来?我再次定睛一看,发现 817 人每人脚边或怀中抱着一个巨大的包包,封面的宝洁的符号和标志性的蓝色,从包口依稀可辨别出矿泉水、飘柔、海飞丝、巧克力等等。我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我今天来的目的吗。可是我目光又寻向一旁的接待处,发现空空如也,想必自己的迟到,竟然断送了未来一个月的免费洗发水供应。我懊悔不已,好吧,既然没有礼物,那手上的简历总得交上去吧。我拉住一宝洁男问,他告诉我,这样吧,等见面会结束你可以把简历直接交给 FA 部门。我一一答应,拉了一张椅子便坐,环顾四周,尽是正装男正装女们,有不少女孩子颇有姿色,但是一身正装又让人生出恶心之感。接下来见面会开始了,宝洁一个正装男登台演讲巴拉巴拉,换了一个正装男巴拉巴拉,换了一个正装女巴拉巴拉,提问,一堆正装男站起拿话筒巴拉拉,回答巴拉巴拉。三个小时过去了。我从昏睡中醒来,发现 817 人开始站起的站起,涣散的涣散,原来接下来是每个部门的分讲。我觉得机会来临,简历可以脱手,于是我朝准一个房间,奔了过去。果然,到处写着 FA,此处正是 FA 的宣讲屋。我上前把简历给了一个胖胖的宝洁正装男,转身便走,逃离了这个毒气萦绕的恶魔之地。

虽说三个小时在昏睡,但是也听到了许多关键内容,譬如说宝洁提供的薪水竟然不止 7000,而是本科生 8600,而且一年 14 个月,这样岂不是年收入即可破六位数,一下子完成了我的“六六”终极梦想的第一步了吗?(所谓六六终极梦想,即是第一步年收入六位,第二步年缴税六位,第三步月收入六位……以此类推,到日为止)然后胖胖宝洁男提到了一些住房、养老之类的内容,顿时让人感到现实的临近。我暗自想到,其实说来到这里貌似也不错,生活无忧,前途明朗,想到这里,出国之心竟然开始涣散起来。看来果然宝洁的 HR 不是吹的,有一股吸引人才的魔力。我及时用水泼醒了自己,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选择的宝洁,固然不错,但就如同全真剑法和玉女心经的关系一样,前者虽然入手容易,但发展会遇到瓶颈,想来提高也并不那么容易,而玉女心经虽然起手困难,但倘若越往后,便越是得心应手。宝洁虽然如此之强,但 career ceiling 是不可避免的。这样想来,宝洁的前途貌似也黯淡了许多。并不如职业人士。因此当务之急,依然是搞定 GMAT,拿下双学位。那明后天的一面二面,稍稍准备即可,绝不可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