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My Girl
2011.05.04 | 612字

晚上送她回去后,路过男生宿舍时,突然闻到一股猛烈的白兰花香味。那一瞬间我恍惚得仿佛掉进什么温柔的陷阱,觉得自己好像是刚从珠影买完宵夜,然后往荔园走。我最终还是不得不想起了珠海。不管怎么说,它毕竟发生在我的生命中,我不可能否认我曾经在那里生活过,拼命想要用时间去灌醉自己而遗忘是愚蠢而又注定失败的。那一瞬间,我也想起了那个人。尽管现在我的心静如水,我却想起了那段日子自己的那颗躁动的心脏。我曾无数次安慰自己:已经过去了,反正你也想不起来了。但是每当这个时候,我却依然像受伤的猎手,在内心的孤独角落里舔舐伤口。我也想把这段历史当成一个独家记忆,我也想做到古人说的一切都付笑谈中。但是真的很困难。

今天微经老师花了一节课,用博弈论的方法证明了一个道理:交往的时候,主动的一方往往收获更多的幸福。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本以为学术味十足的微观经济学,也能够用来解决一些困扰了很多人的问题。要不要主动表白。至少在数学上来讲,还是要的。这倒是应了那句“大自然的一切都可以用数学来解释”。但是感情这个问题真的能数字化吗?我很怀疑。经济学上把什么都模型化了,但是很多事情的完成,是需要很多因素去敦促的。前一阵子 Facebook 出了一个功能,把数字的功能发挥到了极致,就是一个叫做“暗恋”的东西。双方在电脑的指挥下恋爱,那种暧昧和浪漫的美感顿时全无。

晚上我们订了一个很庄重的约定:等到下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她就是我的女孩儿了。

希望明天赶快出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