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来如山倒
2011.05.24 | 447字 | Y

病去如抽丝。这是刺猬在 QQ 上的签名。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外面昏暗的天空让我辨别不清现在到底是什么时间。脑袋里的东西宁凝成一团浆糊,肆意地撞击头壳,引来一阵阵疼痛。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能在旋转的世界中平静下来。在病床上的感觉如此抽象,以至于柔软的杯子和枕头,却也能给我冰冷割裂的感觉。窗外温柔的月色,对我来说却更像是鬼影的召唤。从来没有这一刻,我多么希望身边的是她。我想握住她的手,无言,但是满是安慰。

她给我买了 999 牌感冒冲剂和两瓶黄桃罐头,自己还要忙着在广州穿梭办保险的事情。我在她的博客上看她写给我买东西时曲折的历程,一种从未有过的幸福感和愧疚感在心中涌起。幸福在于,自己是被人思念着,关切着,却不同于普通的关切那样,更为温柔。愧疚在于,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还要操别的心,结果自己也给搞生病了。她并没跟我说太多,我挣扎着下楼去小北门,那短短的几米好像走在云端一样。出了门左右环顾,却不见她的身影,顿时被劳累,疲惫和晕厥感占有了。猛然看到她在车子一旁发呆,一瞬间勇气又回来了,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