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活着
2011.05.26 | 469字

没错我还活着,我患上了小时候的梦魇水痘。那时候我对整个班级仅有我和几个人等幸存者这件事实感到十分恐慌,坚定地认为是上帝把我们遗弃了,知道今天我才知道,原来它老人家还没忘了我……

总之,我最后还是不得不踏上医院的道路。我对医院的反感程度跟对酸奶没什么区别,更何况是广州的这种超大号医院。过程繁琐,手续繁多,医院要求患者在高烧不清醒的同时还要具备制定最短路线的战略计划。还好,我身边有她。

她刚刚站了一上午去等待签证,又不得不陪我去中大门诊,然后又转到了广医二院,更何况她还穿着高跟鞋。我很心疼,但是又自私地希望她能陪在我身边。医生给我抽血和打针的时候我吓得要死,她在一旁取笑我,却给了我莫大的力量。在急诊室的时候,她终于累到不行,倚在我肩上。我揽她入怀,闻着她发迹飘来淡淡的香味。我终于知道,这个女孩子,是我心属的另一半。

我给三金打电话叫他跟辅导员什么的开个会研讨一下要不要把 136 的人全抓去打疫苗,结果这家伙竟然全然不信我得了水痘。最后要我拍照,把可靠的 Y 搬出来才能验证我的可信度。

水痘真 TM 折磨人啊,浑身痒死了,我觉得我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