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67
2011.07.03 | 497字 | Y

7-3 8:46 AM

我现在真的害怕睡觉了。两个室友回家,关上灯的时候,原来还抱怨狭小的房间突然膨胀一般空旷,孤零零的喘不过气来。我蜷成球形,被子散落一旁,任空调吹拂。梦境里全部都是你。我已经不敢回忆这几天的事情,只有想我们的曾经。一旦发现思维有向着这件事思考的倾向,我就手动把它扳回来。

给你发短信时,回复虽然及时,但却客气而不亲密,礼貌而不亲热。难以想象我们只分开了几天。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好像一年前的梦魇,突然在现实中复活,我好像在给那个冷冰冰的 pin 发信息。好吧好吧,我知道,你做不到。我干嘛总是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悲情英雄的形象,做悲剧的主脚这样有吸引力吗?就像汤姆索亚因为顽皮闯祸被姑妈罚不准吃饭一样,一个人躲在屋子里,恶狠狠地想象着自己如果突然死掉了,姑妈该有多么伤心。不知这是不是人类的通病,为了证明别人对自己的爱,而不惜让他们痛苦。如果我前天真的把手指弄骨折了,会怎样呢?我不知道,你会难过吗,会担心吗?

你应该已经出发了吧。大概已经上了火车,正在看着窗外的风景和车厢内形形色色的人,为明天的旅行,和未来两个月的行程或兴奋,或忧虑,还稍微带点期待。

亲爱的,我爱你,我等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