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0日
2011.07.11 | 2787字

我觉得自己快死了。不是比喻,是真的。有人说,当一个人太过痛苦时,脑袋为了保护自己,就会杀掉一些神经元,让那些记忆消失掉。我真的想失忆,忘了我们的曾经。可是如果现在让我选择,从来没有遇到过她,还是相爱几个月后被甩掉……我宁愿选择后者。

今天早上六点起来,朦胧中用手机上了一下校内,看到她让我查邮箱。我连滚带爬跑到电脑前上中大邮箱,看到她写的一篇长文。这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困难的一封信,我读到一半我喘不过起来把空调电源拔掉打开窗子猛吸了几口空气,紧接着,眼泪下来了。

话已至此,真的有些绝望了。她用了几个排比去强调他们的关系,比如假如 60 亿人都与他为敌,她一定毫不犹豫站在他那边,比如假如他瘫痪了,她会守护他一生…刀子子弹什么的比起这些话杀伤力几乎为零。我一个人痛苦地吞咽着这些话,一边思考着究竟是什么让我变得这么微不足道。她从来都是一个怀旧感性的人,以前她跟一个男生交往,只是因为他喜欢了她六年。她如今选择了那个人,只因为五年的未知时光。时间在这个话题上变得如此重要,以至于我微不足道,因为我只爱了她三个月,对不起,还太嫩了。

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哀求着,一边哭一边哀求,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真是惨到家了。还没到最后,她就冷冷的拒绝了。”我做不到。”

我无意打开倒数日程序,这是一个计算今天距离某日还有多少天的程序,我经常拿出来在她面前晃悠:我对她说我爱你,已经 34 天,第一次吻她,已经 37 天,她答应我在一起已经 66 天,我跟她表白并牵着她的手,已经 77 天,我们第一次在一起玩,已经 88 天。我出生已经 7763 天,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只占我人生中 1%左右,但她却肆意地抢占了我整个心的 100%。

C说:有的人很会照顾女生,让女生感到了十成的爱,但实际只付出了七成的内心;还有的人外表看起来不会照顾人,但是实际上全心全意爱他的爱人。你看起来好像后者。那个胖子好像是很有伎俩的……

但无论说什么,真的只剩下痛了。心里永远存在一个疙瘩,尽量不去想,但是会感觉到它在痛,但倘若想解开那个疙瘩,整个人就会全面沦陷。

无论说什么,她都好像不答应了。她在信里说那个人的缺点的时候甚至说以后可能会出轨,她都不在乎。即使明天世界末日,她只想跟他在一起,这些都不用说,因为这些他都跟她说过。呵呵,看到这些话我觉得我真可以收声了。但是说说总比做做容易。什么人能够表白完、把一个人至于迷茫痛苦的尴尬境地之后第二天就跑去旅游?我想知道他真的爱她吗?他以后会好好照顾她,让她幸福吗?他们……我真的无法相信,就在十天前,我们依然相知相守相濡以沫,然后就从天上冒出来个人把她硬生生抢走。

我不知道痛苦到极致会怎样,但我终于知道痛苦是没有上限的。

C安静地陪我坐着,我靠在沙发上,盯着窗外摇摆的衣物,眼泪就这么下来了。C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即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她说,你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别憋着。

-长这么大,还没在女孩子面前哭过,真丢脸。

-跟我有啥可丢脸的。

那一刻我真完全沦陷了,泪水肆意横流,我透着泪水造成的诡异投射看着眼前的房间,想着她,想着她,想着我给她的衬衫,不知道她现在穿合身吗,不知道她现在穿温暖吗,我想着她,想着,我喋喋不休地讲述着我认识她的每一分每一秒,我从石室圣心大教堂讲到小洲村的欢笑,我从珠海后山的群山茂陵讲到八角亭那个奇异的夜晚,我讲我们之间吵架的经过,我好后悔,我好难过,我给C指我给她拍的每一张照片,我给她指这张是她最可爱的,这张是她最美的。她每做一件事情我就开口讲起我和她做过的事情,C指着两个酒瓶子说这个很好喝的,我无语了,这两个瓶子是考试后我俩在我家喝的,就着一个大披萨,和一部电影。晚饭吃披萨,我又想起我和她曾一起吃过。我跑到窗台去看三个大抱枕,想起就在几天前她在坐在上面,现在却永远不会再来了。我的周围的一切都被她的影子包住,我窒息得想逃掉这一切,我想回家。

C说,你赶快找一个女孩转移一下注意力吧。

我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C说:我觉得我不可能再去什么小洲村什么沙面什么石室圣心大教堂了,我根本无法想象陪着我的人不是她的景象。即使我再去,我也会不自觉地把这个新的人替代会她的影子,然后再绝望的失败。她是无法替代的,根本无法替代的一个人。

她说世界末日那天她只想和他在一起。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我看《2012》的时候,看到主人公回去找他的孩子,我就是在想,假如是我呢,我第一反应竟然是立马回中大 134 去把她给弄下来,然后带着她一起逃亡。这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可以归类为本能的事情。算了……

我还指着日历喋喋不休说道:26 号她走了,27 号我们好快乐的一天,紧接着她两天没搭理我,我觉得好奇怪,我发短信给她,她说她出事儿了,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我以为她感冒发烧胃疼得了什么很严重的病,我还想假如她真得了什么病我会守着她一辈子,我还想到难道是她父母不想让我们在一起,如果这样我就立马飞济南去?当然我也想到了那个人可能是跟她表白什么的。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什么也不肯说,最后我说,是不是那个男生给你表白了啊,她不说话,看来是默认了。当时我还在想,可怜的孩子,要经受失去一个朋友的痛苦了。你知道吗,我所建立的前提是我们两个不可能会分开的。我哪知道让她迷茫的不是失去朋友,而是失去我。她当时还哭着想见我。早知道我当时就应该去济南,是不是?我去济南的话,根本不会发生这些事情的吧?

-还是会的。

-不会的。我知道的。我当时就想给她搂在怀里让她哭个够,我知道那个人对她的重要性。失去这样的朋友是该悲伤的。我问你啊,如果是你的话呢?

-我也有过这么重要的朋友,一想到什么事就想给他打电话的。后来他向我表白了

-然后呢

-然后我们就再也没联系了

-可惜她不是你

我就跟她说我应该给你点时间和空间让你好好理清思绪吧。她说好的。过了两天还没理我,我给她打电话,接下来我知道的就是她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我一节一节撕扯着面纸妄图堵住那两个洞,却发现浸湿的速度远比扔掉的速度快。

-你别擦了,等哭完一起擦,要不该肿了。

-我真的真的要失去她了。。

-这种话她都说了,你还伤什么心啊

我想她。不管她说了什么。我不相信那些。我只相信我经历过的。我相信我们的爱情,我只相信我们的感情。我相信她在我生病时的着急和关切,我相信她在拥吻时的热情。我不相信我是她的一个玩具。

理性和感性在此终于达到一个完美的对立冲突。我觉得理性是骗人,感性才是最真。但理性总会提醒我,真的是时候结束了,你这个大悲剧。

我真的很悲剧。我看错了人,这不怪她。之前经历了那么多惨痛,我只想要一个简简单单,两个人能心有灵犀地相爱的爱情故事,我真不需要什么大风大浪什么轰轰烈烈了。我以为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我以为她是一个专情始终如一的人。

她的确很专情,不过不是对我,真悲哀。

让我好好痛一痛把。。让我好好的。。

C告诉我外面下大暴雨了,我却感觉不到。我心里早已经水漫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