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
2011.07.22 | 602字 | Y

收拾最后一点衣服时,看到了那件紫色格子衬衫。

她来我这里时,我借给她穿过。衬衫穿在她身上显得很宽松,但是很舒服,长长的袖子搭下来盖住白皙的手腕,是我见过最动人的景象。我小心翼翼从衣架上拿下来,摊在手里,愣愣地盯着。把头深深埋进去,拼命地贪婪地吸气,竟然闻到了一点点她身上的香味。这是梦么……如果是梦的话,让我别醒来行吗?我愿意把一切都给你,就让我享受这一点点清晨的贪睡好吗?

衣服下摆着她那次买的九九九感冒冲剂,一旁是那次一起去医院的病例和收据单子,甚至还有我的血常规检测结果。她看了看各项数据,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一边一个冒充医生的助手大妈说你喝水喝的不多啊,看你血红细胞数。她在一旁偷笑着。

我幻想着几十天后到机场去接她。她一出安检口那一刻,我就上前去抱住她,我要紧紧抱着她。这也可能是个白色的梦吧。她会被吓到的。她会给我一巴掌的。甚至……她可能连航班日期都不会告诉我。因为她连手机号码都不肯告诉我。呵呵……我们的关系已经这样了吗……那我就去机场等她。我就在出口处等上海来的航班。我就不信等不到她。

原来爱是这样的吗,原来爱一个人这样重啊。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啊。原来这句话是这个意思,终于懂得了。生命还真有承受不住的感情啊。真有那种走在街上,想着干脆一头歪到马路中央结束这一切好了的感觉啊。原来真的存在甘愿牺牲一切去爱的冲动啊。

凤凰城时间 22 日早上七点了,她该起床吃早饭准备考试了吧。

“亲爱的祝你考试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