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41
2011.07.30 | 1576字 | Y

“人们常说白羊座的人精力充沛,霸王风格,其实白羊座是一个特别容易受伤的星座,并且也是受伤后自我折磨的最不成样子的星座,白羊座的男女一旦确信自己失去了自己生命中最好的感情的时候,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会让他们进行彻底的自我毁灭。”

哎唷说的这个贴切啊,简直让我想给说这句话的人一个熊抱。

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是吧。我花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大力气想把这件事情变成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把她牵扯进来。事实上七月初自她说出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这一刻,一切就已经变成了我一个人的战火纷飞。

感冒已经好多了,头不痛了不晕了只有鼻子吸个不停应该是处理死掉的细菌尸体。一个月前的这个时候,她还叫我亲爱的还关心我吃没吃饭。一个月后,我对她来说已经是个陌生人。我想知道维系这一切的到底是什么,就连我以前那只小狗都不可能忘得这么快啊。克制自己不去想她是不可能的,于是我限制她在我记忆力游走的范围。等到我慢慢可以接受了,再渐渐开放一些限制区域。好比说,今天突然想到了那时跟她讨论毕业时候她父母要不要过来。我一个劲怂恿她说毕业很重要肯定要来啊,她也不以为然。我说等你爸妈来了介绍我给他们。还有好多事情都是那个时候我自己在心里想的。回忆那些不曾发生过的记忆是一件很奇异的事情,真真假假反而让回忆本身更扑朔迷离。

现在我都害怕睡觉了,因为一睡觉就有可能梦到她,而梦到她往往都是她回来了。醒来之后发现这只是个梦,而记起来的东西还不够在脑袋里想够一分钟。


三年不联系的 M 同学突然给我打电话,聊了一会儿才知道原来她也失恋了。她的境遇比我悲惨,前男友劈腿,而且也属于那种”前一天还山盟海誓,第二天就形同陌路”类型的。对此我深有感触,一边咳嗽一边劝她,叫她看看电影,转移一下注意力什么的。好久没联系的 pin 突然在那本相册里留言,还把所有的画片用 PS 提取线稿后发给我,我很感动,洋洋得意,毕竟她对艺术的品味还是很高的,而她竟然说好喜欢我的画。好久没联系的 S 同学也开始在那本相册里留言,聊她的近况。好久没联系的 Z 也重新加了我的校内,在那本相册里留言。

回复上述那几个人的留言,内心却是一阵阵的烦躁。这三个人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三个人,也是让我长大的三个人。我也想体验一下旧情复燃的感觉,哪怕这样可以让我快点转移注意力,可是她们的名字和相片在我的显示器上就像馒头一样让我毫无感觉。满脑挥之不去的她,已经容不得任何空间。不想看到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最想看到的人却一直捉迷藏。

我不禁好奇起来这到底是一本什么图册,不都是我画给我自己的小插图吗?菲一语道破天机,她说我其实是画给琪看的。最开始我不是这么想的,那天晚上悲伤严重,用笔把内心想象的一幅幅画面画出来,而后又不自觉地假设当她看到这些的时候会怎么样,这样一来,我倒真是画给她的了。画画的时候心里淡定很多,想的事情是怎么把这个小人儿画得协调一些,怎么把花花草草弄得漂亮一些,还要耐心地画阴影,注意力集中,也就不会太想她了。


晚上终于鼓起勇气拿起吉他,弹那首《美好的一天》。然后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她的那段旋律,就由我一个人弹算了。

我把她给我的琴谱翻到她的声部,发现找不到了,突然记起原来那天下雨我们用琴谱垫在陈序经故居后门的石板上了。好吧没有琴谱,用电脑也可以吧。一拍一拍,弹原本属于她的旋律,声声慢。弹到九品和十一品的那段,突然觉得有点难度,原来她的声部还是不简单的,她居然弹得丝毫不差,虽然有时一下子一团糟。接着想起电脑里还存着我们那天给父亲节一起合奏的那个音频文件,里面还有我们两个人开玩笑的声音。有点犹豫,但最后还是打开了。她的声音是那么熟悉,我的声音是那么二,听着我们默契但不是很熟练的合奏,头又不可避免地垂下了,眼睛慢慢闭上,享受每一个因为紧张而弹错的音,享受她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享受我们那天在一起的感觉……

这些都不会再有了。我应该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