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沦陷
2011.08.01 | 760字

在我妈威逼利诱去下刮骨疗毒放血治疗咳嗽。我觉得整个这件事对坚持科学的我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放血的治疗师比我还小一岁,是个说家乡话的女孩。她对于我在大椎穴上出的血越来越少这一现象解释为”看吧,毒都排出去了,所以血就越来越少了。”可是科学告诉我这只是因为血小板遇到了大气忙着拯救我的生命,所以血液才会凝结。我侧着头在床上恍惚间看到她挥舞着着火的玻璃罐子在空中施法一样转了一圈然后扣在我的脊椎某处,随着围观人的惊呼我知道大事不妙。我对于血的颜色为什么是黑色的这个没法用科学解释之外,其他的她说的话我一概不信。等罐子拔掉之后,我发现咳嗽竟然好了很多……


上中大那个邮箱,看到了那封信,时间 6 月 27 日早上 7 点 58 分标题读书报告 SOS,她说亲爱的我写不了设计实验可不可以帮我写一个啊你最好了,下一行是 I miss you。30 天后的一封信,7 月 26 日,她直接拿我的名字当开头,让我忘了她,落款是她的名字。我真想知道她是怎么能做到这一切的。

我有时觉得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吧,我可能从来都没跟她在一起过,从来没拉着她的手,从来没吻过她的唇。可是那几个字就那里摆着,让我怎么去相信,让我怎么不去相信。

就算你有那个人了,你继续叫我亲爱的行吗,你若是仍然爱着我,请别这么冷淡好么,就算你不得不跟他在一起了,请别否认我们的爱情行吗……

哎……感觉整个五脏六腑都拧在一起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别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