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6
2011.08.04 | 966字

昨晚睡觉前非常郁闷。我睡觉的时候既不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也不是”清醒得可以五分钟内完成一篇数独”,而是那种昏昏沉沉将睡不睡的状态,这种状态再混合着”想她”,简直是伤心到了极致。

我想着若干天后,我们因为或巧合或偶然而相见的时候,会怎么样。我总觉得我会不顾一切冲上去抱紧她,在她耳边流泪,说亲爱的别走了,然后她有可能推开我,给我一巴掌,似乎也有可能输给我的软弱,然后回到我身边。大脑另一部分却告诉我,我觉得我会淡定地微笑然后保持陌生人的距离。但不管怎样,这种假设都是非常难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必定是会再见的,有可能是在往丰盛堂的路上,有可能是在中大的某片树荫下,有可能是在某个食堂的打饭处,记得我们的最后几天的时候,她的卡没钱了,她对我说:”这几天你养我吧”。那一刻就好像是《喜剧之王》里张柏芝对周星驰那样霸道地说:”你养我啊!”我当时感动到想哭,可明明是快乐的,我怎么伤心了呢。

她走的时候,我送她是拉着她手,爱她爱到不能自拔的。可她回来的时候,我们却成了陌生人。

这就跟做梦似的,知道不会发生,想一想只是满足一下心底的某种自我安慰需求。话说现在九月十日那天她会出现的几率以及近乎为零了吧。或许已经忘了这个约定也说不定。

F 同学说我就活在记忆里一段时间吧,等到我已经无法满足记忆带给我的安慰的时候,我也就好了。这一下真戳到我可怜的痛处了。


妈妈去接妹妹了,她一会儿就过来我家度假。其实主要目的是让我给她介绍介绍大学的专业规划。想起六月份的时候我们在网上聊天,她非要看”姐姐”琪的照片,我就跟她说,你下次考到全校前 50,我肯定给你看,小妮子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下次肯定全校前 50。她现在还不知道琪已经走了的消息,不知一会儿是不是还要问个不停。我该怎么回答啊。

我把存档页那个栏目换掉日历放在右上角,这样可以快速地翻回以前的日志。我心里琢磨了一会儿,翻到了四月份的日志。读着读着,很容易就沉浸进去了。从陪她弹琴,到每天清晨一起晨练,再到每天一起在自习室学习,恍惚间,以为她还在我身边。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是真心实意的呀。说实话我被自己感动了。一下子醒悟到这一切已经远远离我而去,这个事实却带来让人胆战心惊的痛。接下来便是极度的虚弱无力。想找个什么东西什么人来好好怨恨一下、发泄一下,但是既找不到,又不想这样做。

真的好想好想她。好想好想求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