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4
2011.08.06 | 754字

处暑之前,空气中好像混合着青草的味道,甜蜜地把人包围起来。阳光给城市画了一层又一层的阴影,但即使是在阳光下,仍然微风徐徐浑身舒爽。这大概就是北方夏天的魅力吧。不知道济南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如果是的话,那她可跟我一样幸福了。但我知道凤凰城肯定不是这样的,按她所说就是剧烈的炎热处处隐藏的绿洲一样的空调屋。我其实不喜欢空调,可是在广州的时候恨不得有个移动空调成天对我吹气,直接后果就是感觉全身都没有健康的地方。

农民说八月是小米收成的季节。银行家说八月是投资最好的季节。爱人说八月是爱情的季节。虽然心中抵触,却无法不承认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七夕状态感觉内心擦的一声碎掉。无数人和事都在提醒你,今天是七夕了。相比不知所云的情人节,浪漫的鹊桥相会更能让人若有所思。六月份某一天我和 Y 两个人看加勒比海盗,片尾比尔和伊利莎白十年一见,唏嘘不已,比牛郎织女还要过分。我觉得爱情和时间两个东西根本就是一对儿反义词。爱情是毒药,时间是解药,可换个角度想,爱情是一剂化学反应,时间也能当成催化剂,让反应持续时间绵长,活化能降低,这时两者反倒又不是反义词了,就像政治里某两个专有名词,拮抗和协同并存。这又好像是爱情本身的表现。今天碰巧还是爸妈结婚二十三周年纪念日。但凡提到纪念日,还是要扯到时间。我好久没去看那个计算我们在一起多少天的程序了,小妹已经把 iPad 霸占来看韩剧。

我想她,我永无休止地想她。我以为我会不想她了,我以为我会现实一点去接受。我发现我错了。

不知第几遍看《追风筝的人》,不知不觉把友情置换成爱情,只因为两句话。“为你,千千万万遍。”和“那儿有再次成为好人的路。”友情和爱情似乎有着天大的差别。我却总想当一个哈桑,去守护那个心中的阿米尔,即使内心多么渴望有真正的爱情。

看《草样年华 3》了,周舟又回到邱飞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