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内含光
2011.08.10 | 1137字 | Y

“消除有关她的记忆的第一步,是回家,整理出任何跟她有关的东西,任何东西。这些东西,在大脑中创造她的蓝图,这将需要照片、衣服、礼物、她送你的书、你给她画的画、日记,想要消除关于她的记忆,就必须把你关于她的生命抹去。等你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你不会记得任何东西。”

《暖暖内含光》是一部译名诡异的电影。内容大概是约尔跟女朋友克莱门汀吵架,情人节的时候约尔去找她道歉时,发现克莱门汀已经不记得她了。原来克莱门汀忍受不了两人在一起的争吵的痛苦,去”忘情诊所”把关于约尔的记忆删除了。约尔无法忍受失去她的痛苦,也去了”忘情诊所”清楚记忆。

看到最后,黑色的屏幕白色的演员名单出现时,我的眼角微微湿润。如果有一种能消除记忆的科技,你是否愿意消除记忆中让你痛彻心肺的她?

午夜时分,”忘情诊所”的工作人员开始工作。似梦似醒间,约尔游走在自己的记忆力,回忆像蒙太奇一样在脑中播放。曾经的挚爱、犹豫、埋怨、不舍、心疼、爱与恨、留恋与激情,喷薄而出,席卷他整个大脑。记忆以倒叙的方式一点一滴呈现,开始是最后的争吵,删掉吧,可是越到后来,也越到开始的时候,却尽是两人美好的回忆。”停下来!别删除这段!”约尔喊叫着,奋力拉着记忆中的她奔跑,躲到大脑中其他的小角落,与”洗脑机器”抢夺着残余的记忆碎片。

约尔想忘掉失去她的痛苦,却不想失去跟她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殊不知正是这些美好,才让她如此痛苦。

只能在梦里重温和她在一起的美好,真是残忍至极的温柔。你想做这样一个梦么?在这个梦里,你和她的一切都会以倒叙的形式发生,你身在其中,从相爱到初识,点点滴滴,再然后,一切开始崩塌,她从你的记忆中一点点消失,消失到就连那些记忆,也一滴都不剩了。等你醒来之后,觉得浑身上下都很累,但是心情还可以,好像做了一个冗长无比的梦,然后又忘得一干二净,走到桌前打开电脑,看到桌面背景是一个好看的女孩子,觉得熟悉又陌生,”这个人是谁啊?为什么会在我的电脑桌面?”哦对了,你已经不认识她了。

我做不到。

“硬性遗忘,就像用刚削好的铅笔在纸上狠命的留下铅印后再狠命的用橡皮擦去一样,可惜,留的时候太用劲,擦的时候即便是弄破了纸也不可能无影无踪。”

《暖暖内含光》的英文名字是《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摘自亚历山大*蒲伯的长诗《Eloisa to Abelard》。

“How happy is the blameless vestal’s lot

The world forgetting, by the world forgot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

Each prayer accepted and each wish resig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