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梦
2011.08.12 | 784字

清晨五点十七分,从梦中醒来,心脏剧烈跳动,思维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那是一个诡异的梦、短暂的梦。如此真实,但我却知道我在做梦。

梦发生在一个吃饭的地方。我在喝一杯饮料,她背着吉他一个人走到吧台,喝饮料。我就在她身后看着她。好一会儿,她回头注意到我,我们相视一笑。

最近怎么样啊,我问。

她没说话。

我一口气喝完咖啡,上前,到她身边坐下。最近怎么样啊?

她说,我刚才一个人去电影院了。

去干嘛?

她没回答,说,我正在学着去改。

改什么?

她不回应我,把头扭过去。

她的胳膊在那,我想抱住她,可是不敢,然后就一直在犹豫。

我醒了。一阵阵地难受,比窒息都难受,醒着,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感觉心脏带着全身咚咚地跳。这是第一个“有关分手后的梦”。

我不想也没能力去想这个梦背后的意义,因为梦带给人的感觉要远远比梦到了什么更重要。被不是噩梦的梦弄醒,就好像是看一部引人入胜的小说,却在看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剧情拖沓没有意思。尽管如此,可是再想看的时候,书却被抢走了。哆啦 a 梦有一部机器,可以把两个人的梦联系起来。如果我也有这个机器就好了,在梦中相会,即便是隔着整个大平洋,也是浪漫得无与伦比吧。突然我想起来,我们差九个小时的时差呢。我睡着了她都醒了。

七点半我请小猫去村头的粥铺子吃早点,我给她讲了这个梦,她大笑。从一开始,她就觉得我特可笑。也许真的是这样,我整天这样庸人自扰,在别人看来就是一个天大无比的笑话。有人问我你怎么了,我说我屁事没有。那你干嘛画那些画?我闲的蛋疼可以吗?我感冒发烧了可以吗?跟你有什么关系。有几个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 Y 的事情,说她没你说那么好看啊,说你根本就不喜欢她,说你每天想她有什么用。我听了这些话郁闷无比,又无力吐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我想什么,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偏执谁不会啊,我也会。我就是爱她,关你屁事。我就是幼稚不成熟,关你屁事。我就是不死心,关你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