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无伦次
2011.08.12 | 339字

现在是夜里十一点五十六分,我在想她,想得没边儿了,想得很痛苦。

咔的一声是我想象出来的,其实并没有这个声音。假如有一个钟的话,可以看见分针奋力一跃,现在已是五十七分。我还是想她。大脑像有丝分裂成两块,一块是她,一块是其他的东西。

现在是五十八分了,距离”Day 27”还有两分钟了。想到这里,原来她快回来了。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四十天了。还没等进入大脑的公园去找她,发现分针又走了。现在是二十三点五十九分。

……

然后,零点了。新的一天来临,壁纸也跟着变了,日历提醒着我”今天无日历项”,轰隆隆的,一起袭来,简直像有个人敲锣打鼓庆祝旧的一天逝去,新的一天来临。

她那里已经是上午九点了,她早就醒了吧。吃早饭了吗?我猜她会去实验室喝点咖啡。她所享受的今天,却是我已经丢掉的昨天。

我决定去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