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6
2011.08.24 | 574字

早起惊闻美国地震,心头一紧。不会吧,黄石公园喷发了吗,大峡谷裂开了吗,不要啊,她还在那里啊。上网查了一下,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东海岸那边,跟差了两个时区的沙漠八辈打不着关系。接着看新闻,卡扎菲的头像让反叛军踩在脚下,让我想起了杨威利说过的一句话:“真正伟大的人,恐怕消受不起一尊自己的雕像吧。”雕像越高大,却反射出统治者同比的恐惧感。这是一个有趣的说法,因为几乎世界上所有人从来都没有对为纪念某人竖一尊雕像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尤其是中国人。联合早报网是一个很诡异的网站,明明是新加坡的新闻网,却满篇满篇中美关系,两岸关系。就连网站的名字,都是早报二字的汉语拼音。接下来还有日本国债评级下调,世界最贵法拉利价格用手指数着位数都数不过来等等等等无聊的新闻。

不过想起刚才那一惊一乍的反应,还真是有些嘲笑自己。我这颗苦楝树,当得真敬业。

偷摸把机票退了,这次没告诉爸妈。上海这个城市跟我有仇是吧。一个从未去过上海的人,却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永远不踏进这个城市半步。

我说,2011 年也跟我有仇是吧。G 连续失败,挂科,托福报名报不上,被抛弃,就连我觉得唯一美妙的三个月,到头来发现却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连本带利还给我。我说我无比期待着新年的到来。

猫说,等你成功之后再来抱怨吧。

是这样的,身处陷坑里的人,是没什么资格自怨自艾的。

你见过哪个衰人写自传体回忆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