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5
2011.08.25 | 707字

指甲长到刚刚好可以弹吉他的长度,我试着按了一下《美好的一天》的第一个和弦,依然是那么熟悉的声音,可是觉得自己无法承受第二个和弦了,于是把指甲再次全都剪掉。

半夜睡觉前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去了一趟她的校内。她的那些照片,并没有那几张她和那个人的亲密照片,可能是怕我接受不了吧。而那个人上传的,却只有那几张照片。

有时我真佩服自己,一件事情能翻来覆去的想好几遍,而且每次还能想出新花样,得到点什么新的感悟。我要是去当和尚念经,估计读后感就能写好几倍经文的数量。

看了前几天没看完的《那么爱呢》,留学生活琐碎平淡得惊人。年少时脆弱的理想和憧憬的爱情,遇见现实的转折时就像一阵湍急的溪流撞碎在礁石上。三十岁的 BigShrimp 在烟雾缭绕的酒吧里,围着 Denny 百般殷勤。他对她说:你真美。可是,有一个声音问道:真的吗?

头顶的墙上从小学时候起就挂着一副巨大的世界地图。不经意间研究一下,发现亚利桑那跟山东和大连的纬度居然是一样的。可是这里真的是好凉快啊。今天的最低温度是十九摄氏度。天空是常见的灰蓝色,像是一面脏兮兮的画布。风吹动树梢沙沙地轻响,远处时不时传来一声机动车的鸣笛,一切陡然变得立体起来。一年一年,我就是在这样的夏天中度过童年和青春期,肆无忌惮地享受着北方夏日温柔的呵护。直到去了广州,才珍惜起她的美好。在家有时在梦中会梦到南校高大的凤凰树,在某个闷热的季节,会开出一朵朵红得耀眼的凤凰花。一场大雨,那些湿漉漉的石板路就落得满满的花瓣,要是碰巧遇上夕阳西下,整个石板路都会被染成暖暖的橙色。撑着雨伞走在那里,无论是谁,都像是一幅画一样。

南校是伤心的自留地,家是孤独空虚的温柔乡。我想去旅行,我想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