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鸟
2011.08.27 | 771字 | Y

合上书的时候,好像合上了一个坚强的家庭的历史,合上了德罗海达的牧场。花了一天一夜看完的同时,一直以来支撑着自己的精神支柱也坍塌了。

很多奇思古怪的问题找到了答案。

如果真的出国了,以后要不要回来呢?

我觉得我现在实在没到该考虑这个问题的年龄。蜗居在一个角落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朱丝婷在海外漂泊,过着演员的生涯。直到弟弟溺水身亡,萌生归心。梅吉给朱丝婷的信里写道:“我们的日子过得很有意思,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你这团火光在燃烧。回家吧,但请不要永远地回来。你不属于德罗海达。”

究竟什么是爱情呢?

朱丝婷在演戏的过程中,成了另外一个自我,可以变成其他人,周围的气氛环境也都十分协调。其实她并没有变成其他人,但是却把角色熔合在她身上,好像就是她自己一样。她可以自豪地宣称,她谋杀过,自杀过,发过疯,挽救过男人也毁掉过男人。不禁假设着,假如我也在一部漫长的电视剧里演一个男一号,经历了二十集的相亲相爱,后二十集却被甩掉,我会不会觉得伤心呢?或者说,不如我干脆把和她在一起的那三个月,以及接下来痛苦的两个月,想象成自己是在一部虚幻的电影里主演的经历吧。人生就是几场电影,不是吗?

幸福是什么呢?

德恩给出了前提,“幸福是相对的。”一些要做的事情,一些要爱的人和一些期待的未来。 与对生活的满足有关,也与对生活的不满有关。满足是快乐,不满是期待。

每个人心中都有不愿摒弃的东西。伟大的主啊,或者爱情的诱惑,尽管这些东西会让我们痛苦得要死。

“就像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的荆棘鸟,泣血而啼,呕出了血淋的心而死去。因为它不得如此,它是被迫的。有些事明知道行不通,可是咱们还是要做。但是,自知这明明不能影响或者改变事情的结局。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忍受痛苦的煎熬,并且告诉自己,这是值得的。”

我们把荆棘刺入胸膛,并且唱着自认为是世界上最美的歌。在这个世界上谁不是如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