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2
2011.08.28 | 584字

窗外的雨稀稀拉拉,人们说一场秋雨一场寒,气温直降,简直可以说觉得有点冷了。看《半生缘》,看得很伤感。那个年代的人们的恋爱朴实无华,但想必内心掀起的波澜应该也是轰轰烈烈的。曼祯的固执和坚持,在爱情面前的灼灼光辉和世钧无奈伤心的悲剧看得我一阵阵头疼。张爱玲细腻的笔触很容易就勾起了我脑中那点点可怜的回忆。对于她这句话总是觉得无法言喻般得心痛:“对于年轻人,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世一生。那些年哪些事,经历十八春后还是难以释怀,日子还是一日一日的重复着,而人心却变得千疮百孔,麻木不仁。时间成了概念,生命渐渐荒芜。”

不想再看下去了,我站在高处俯视自己,鄙视自己过于细腻的感情。电影《2046》上梁朝伟有句台词说:哪有那么多一生一世?哪很多事在心里却是一生一世,心田曾耕种了一次,那一次太刻骨铭心了,就在这一次之后,心田宁愿荒芜,后面再来耕耘的人,也无能为力,只能就这样的麻木不仁活下去。

前天跟 S 约好去海边玩因为下雨泡汤。昨天打球脚趾受伤,血把袜子都染红了。夜里跟几只避雨的蚊子鏖战到两点钟,躺下睡觉的时候因为精力旺盛睡不着觉。战战兢兢登陆了她的校内主页,默默地看了一会下面照片的评论,内心翻起的惊涛骇浪耗尽了最后一点体力,睡着了。夜里做梦梦到寝室的上床下桌换成了上古时代的上下铺,我睡不安稳,恼火地踢着被子,对楼的走廊里,她在里默默地望着我。不管怎样,漫长的人生还是要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