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梦 2
2011.09.04 | 1042字 | Y

昨晚睡的很不好!我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千万幅画面像蒙太奇一样在眼前飘来飘去,真实的和虚假的,发生过的和没发生过的,记忆和想象。

我梦见她搬到我楼上去,占有整个一层。那层楼是一个废弃的办公室模样,墙壁之间有破烂的坑坑洼洼,地面满是深灰色的尘土,窗户也破败不堪,整个场景是十分灰暗的。我帮着她把楼层打扫好,她住了下来。至于这是在中大旁边,还是在美国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梦境就是这样,从来不给一个背景交代就开始了。后来呢,我拉着她的手,我们在一个莫名的世界游荡。就像是《盗梦空间》里的那个混沌之地一样,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世界的色调永远是淡蓝色。我们就这样不知疲倦地游荡。末了,我突然神经病似的问她,你说,我们还有可能在一起么?

她点了点头。

她竟然点头了。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一下子慌乱了。我拉着她的手飞奔,就像坐在夜晚疾驰的大巴里,余光之外的视野全都像是开了大光圈的灯火,飞速掠如同抓不住的流星。怎么回事!?我们还会在一起吗?!她只是点头。这是在开玩笑吗?!我抱着她不停地颤抖,把鼻子埋在她的发香里,沉醉,沉迷。

接着是一片混沌的混乱,像是哪个白痴往画家的调色板里扔了一块大石头,把所有的颜色都搅合在一起。过了好长时间,才渐渐清晰。

我们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她的电脑。她熟悉地给我演示上网,她打开我的博客,而且还是这个大巴的博客,她说,我一天要登陆好几次呢。她拉着滚动条,熟悉的紫灰色页面,直布罗陀海峡的房屋,她说她常常看我写的东西。真的吗?我惊讶地问道。她坚定地点点头。突然看到她在喝水,怎么中间都没有一个过渡的,比如她拿起喝水的瓶子之类的行为?她还是那样,直接把瓶口用嘴唇包裹住,喝一口其实喝不了多少,因为瓶子里面的气压不够,我刮了刮她的鼻子,忘了所有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又是一片调色板一样的混乱。

我和她在吃饭。我爸爸突然在不知哪个地方出现了。我怕他看到我们俩,我站起身用身体挡住她。我们的旁边就是一个可推拉的应急门。饭都剩下了,我拉着她掩护着从门口溜出去,可是我还是看到爸爸看到我们了。画面一转,爸爸跟我对质。Why did you still hang out with her, after all she has done to you?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爸要用英文跟我讲话。

我并没有来得及开口,因为我醒了。头很痛,沉沉的,眼皮不想挣开,看了一眼时间,才三点钟,屋内屋外尽是漆黑一片。我拉过旁边的电脑,眯着眼睛,上她的校内,没什么变化。

「睡吧,亲爱的。你这是在折磨自己。」

我对自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