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3
2011.09.07 | 1042字 | Y

真是一次烂透的旅行。可能是有生以来最烂的,我觉得比上次回家那次还要恶心。本来以为自己都快不想她了,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机场就开始想她。而且最糟糕的是,并不是突然浮现某一件事情,而是有关她的所有回忆一齐向我淹过来。就好像是一个天桥说书人,左手提着扇子,右手做喇叭状,追着我喋喋不休地说着:哈,她不要你了。哈,她跟那个胖子在一起咯。你在她眼里,哈,什么都不是!哈,你马上就要回南校咯,看你到时候怎么办!哈,你还把人家当成命中注定呢,傻瓜,人家都没把你当回事儿。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真他妈想把这个唐僧一巴掌拍死。这些都翻来覆去想过不知多少遍的事实,为什么在今天突然之间又重新开始了?靠在椭圆窗边,外面是迷迷蒙蒙的白中透着灰色的雾气。飞速掠过的云朵是背景,反射着我瘦削的下巴轮廓。涡轮发动机巨大的爬升力把我的身心一下子拽到万米高空,恍惚间好像回到了三年前那个兴奋的日子。第一次去广州,第一次去中大,第一次看到云海,第一次知道原来云朵也可以像威廉古堡那样壮观。08 年 WOW 吧上有个著名的帖子,一个人声称自己的 97 年的人发帖,说如果各位有什么话想带给 97 年的自己,可以跟帖说出来。那个帖子从最开始的穿越玄幻,到后来变得极其感人。如果我对三年前机舱窗边的自己说话,我会说些什么呢?

「喂,几个月后的迎新晚会上,你千万不要去啊,无聊得很。」

「一年之后你在一个叫校内网的地方闲逛的时候,不要乱加不认识的人。」

「两年之后,你会选朱建刚老师的公选课,拜托你千万不要去加什么课内小组。」

「两年半之后,有个叫 Y 的女孩儿跟你说小洲村很棒,你不要屁颠屁颠地邀请人家一起去。」

「……」

不知道说着说着,我会不会突然之间哭出来。

假如真的可以,这样的话,我说的出口么?

闭上眼睛,心中翻江倒海难过得不行。飞机好长一段时间都是乱流,抖得我直想睡觉,但是又睡不着。

你知道那种半梦半醒,心中却又像做梦一样想着心事的感觉吗?

就像是一部纠结无比的戏剧,正把我的内心世界当成舞台,轰轰烈烈地上演着。

靠着窗户,外面的天空湛蓝无比。

到广州了,我竟然到广州了。浑身飘飘忽忽的感觉。熟悉的灰白色天空,熟悉的温度和汗水,熟悉的南校。两个月的面壁,换来我这次近乎朝圣的拜访。有那么一刻,我想把手中的行李箱和背着的包全都扔掉,飞奔着跑去八角亭图书馆,那些古色古香的小房子,跑到那些被绿色包围着的小道上长跪不起。我不喜欢物是人非这个词,猫说:这个词让她联想到人生的无力。但它的确就赤裸裸地摆在眼前。

手贱看了一下她的校内新状态,觉得自己好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