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里雾里
2011.09.15 | 920字 | Y

从傍晚开始天色就阴沉沉的。从宿舍门前的窗台往外望去,偌大个广州虽不至于说尽收眼底,但是层层叠叠的高耸建筑群一直延伸到远方,东北方向小蛮腰的上半部分完全淹没在云里,阳光泛着厚厚的云层把整个广州染上了一层冷冷的屎黄色。过了一会儿,竟然打起雷来,大约有八九个吧,然后便没了声息。潮湿的空气被这些雷声压迫得闷热透不过气来,而积攒了好些时候的阴云却只是打了一个擦边球,急不可耐地逃离广州,留下的是汗津津的城市。

今天收到了猫从桂林寄来的明信片,邮戳是广西阳朔和广州中大,正面是一片美得耀眼的黄昏。同时也收到了 GRE 的退款——六月份的考试现在才收到。一边纠结着要不要大老远去一趟中国银行把这三十五美元兑现,还是说拿了这张快要到期变成废纸的支票留作纪念——一场漫长而浩大的战争的唯一纪念品。

前晚上课时后排几个人讨论考研。那些“推免”和“保外”一系列名词听得我云里雾里。有一个朋友说要不读双学位了,想直接工作读书太麻烦了。还有人得意洋洋地炫耀自己年级第一的祸害绩点。被问道打算怎么走的时候,我非常果断地说要出国。而且要是美国,非去不可。原因?未详。周围也有好多人日日夜夜为出国挣扎着。面对着这些坑爹的考试,考试对于我来说已经成为了大学的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作为某种”生活更好”的目标而存在。

失去所爱的打击让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找不到前进的动力。用空虚支撑着自己发现越走越偏,浑身上下风尘仆仆像沙漠里迷路的行者。梦想和愿望依稀存在,只不过更接近海市蜃楼的幻想。跟妈妈打电话聊不到几句就挂了,我想听她的声音,却不想为了喋喋不休的琐事浪费时间。而自己更多的时间其实浪费在随意盯着某个东西,脑中浮现它所承载的记忆。我是多么怀旧的人啊。哪怕事情只发生过一次,我也记得清清楚楚留恋万分。我像机器人瓦力一样,在人生这座巨大的垃圾场里搜集自己的纪念品,束置高阁虔诚参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到那个人给我叠的牵牛花,看到那个羊皮纸一样的情人本子,想象着它的另一半至今何方,看到帆布包上她缝的整齐的针脚,和那个傻呆呆的黑色纽扣,想象着那条据称来自西藏手工的好像被打晕的红色金鱼,至今是否还挂在她的包边?不堪重负,终有崩溃的一天。纪念品摆得越高,暴风来的时候倒塌得越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