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吹
2011.09.22 | 652字

章诒和在《往事并不如烟》里这样描写和父亲逛街:”爸爸带着警卫员把我和妈妈甩出半里地远,害的我们母女啥也没看,只顾拉直脖子,活似两只呆头鹅。四只眼不停地搜索前方,生怕两下走岔了。”看到这里,会心一笑。想来我爸爸跟我和妈妈逛街,也是这样的。他像个独当一面的侠*客一样在商场之类的地方大步行走,好像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所在。近来我发现自己也有这样的趋势。本来我很喜欢慢悠悠地溜达的,可今天去上课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走的好快。三三两两的学生被我得意地超过。步子迈得太大,会扯蛋的。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改改。

一直在纠结十一到底去哪里玩。冯非要我陪他去武汉一起看海,顺便途径长沙把我灌醉,我个人来说却更想去厦门,可是跟一个男人去这种地方未免也太那个。我知道正常情况下我哪里都不会去的,谁让我是一个三分钟热血的人呢。我倒更想省下钱来买相机。想到昨晚一个诡异的梦,和她去一个村子玩,然后在一家店里吃饭,店主好奇地看着我们手里的相机,说,佳能的 G10 啊,我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我次奥……你见过一个一模一样的管我们屁事啊。然后我醒了,六点五十分,淡淡的风声从窗口伴着鸟鸣偷偷溜进窗子,一下子让人浑身清爽。

我知道我在自我康复的过程中。但是我很恼火。她就像那种浑身发光,藏在我身上某个角落的小精灵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蹦出来把我的脑袋狠命搅一下子。不管我正在因为什么笑话笑的开心,还是因为哪个纠结的问题伤脑筋的时候,一想到她,立马就瘫痪了,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大脑好像一台过时的终端机,无奈地显示着:系统过载,请重新启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