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
2011.10.05 | 430字

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开始怀疑自己会不会孤独终老。跟那个叫‘J’的女生接触了三天以来,感觉像是跟三个完全不同的人相处。一个是热情活泼的狮子座女生,一个是神经质的怨妇,另一个好像是《50 次初恋》里那个失忆的女人。天啊她怎么可以如此善变?奇怪的是这种感觉熟悉无比,慢慢地,她跟脑中的 F 同学的影像重合了。我个人是没办法接受 F 的,尽管我们好的时候就跟死党一样铁,但是她情绪化一来,我们瞬间变成了陌生人。就好像被迫拉着去坐长隆的垂直过山车一样的感觉。这种事情让我只能仰天长叹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啊。对 J 最开始的好感,也在激烈的矛盾中消磨殆尽。看来最后我们只能做个朋友了。

除此之外好事还是有的,至少能加速帮我忘掉那个人。每天的功课在于清晨打坐念经,努力训练自己克制关注她的动向。简直快成了清心寡欲的和尚。

广州开始转凉了。辛苦了整个夏天的风扇被束置高阁,而在衣柜里夏眠了好久的睡衣被翻出来。头发越来越长,开始挡住视线,但是还是懒得去剪。就这样吧,我去弹会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