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ma
2011.10.13 | 618字

今天做 PMMA 的合成实验。去实验室的时候,从图书馆北侧小路抄近。走在那条蕨类植物覆盖的小路,小腿划过温柔的绿色小叶子,沾满凉凉的雨水,好舒服。不知不觉快到十月中旬了,一直以来深恶痛绝的 2011 年,最终也会无奈地迈着坚定的步伐朝终结走去。今年我真的经历了好多。关于那件事,我也慢慢变得释然。时间终究发挥它奇妙的魔力,把脑中关于那个人完美的印象剥离,留下一个支离破碎的影子。但无论我怎样否认,我不得不承认一个简单的事实:那个人曾是最理解我的人。我很怀念跟她之间畅通无比的交流,那种两颗大脑在谈话中冲撞,在激流中溅起火花的印象。但细想,这未必是最适合我的。伤口慢慢结痂,终于懒得再去剥开。我甚至能明显感觉到结痂的下方细胞组织正欢乐地繁殖,增生。

跟 J 的接触日渐增多,两人的感情也开始变得暧昧而亲密。对她的第二印象,我觉得我大概是想错了。她是个纯洁无比的孩子,所以在爱情方面略显迟钝。反而是把这种迟钝当做乖戾的我应该得到指责。前天晚上和她去海心沙看灯光节,我用闪光灯一次又一次给她拍照,她非常配合地笑着。我想我们应该是相互喜欢的。晚上她问我谈过几次恋爱,我说两次。她知道那个人的存在,迟疑了一下,又问倘若那个人跟死胖分手了,又回来找我,我是否会重新和她在一起。我说无论是从理性还是感性上来说,都是不可能的。她说,理性我明白,感性为什么呢?我犹豫了一会儿,撒谎道,我已经忘掉她了。但今天想想又好像不是谎话,也许我真的快忘掉她了。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