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
2011.10.22 | 905字

今天 J 哭了。梨花带雨,海棠带泪,看的我心酸无比。百般追问之下,才问得真相:She was jealous。

下午我们去了小洲村。在村口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那个“瀛洲”二字的大门。明明六个月前去过,怎么现在却找不到了呢。一时心生归意,但又有些不肯罢休。路上我时有发呆。她问我为什么。坦率和真诚,是喜欢一个人的因和果。我不想对她隐瞒,于是说了实话。“其实,我上次跟那个人来过这里。”她听了后怔怔地发了一会呆,然后不住地抱歉。傻孩子,你有什么可抱歉的,抱歉的是我啊。最后我们找到了小洲村,没买什么地图,直接就朝里面走。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不必墨迹,一个劲地朝前走就是王道。我想回去了,她却说:“总得面对这一切吧。”我深以为然,沿着细若深喉的小巷扭扭转转。两人不知所来,不知其途,就连路边的小街店,也匆忙得不想停下看一眼。我怎么了?我仔细打量小洲村。夹杂着马赛克建筑的岭南小楼群旁边是干涸着散发着阵阵臭味的沟渠,来来往往举着长枪短炮的游人在原本属于村民的小巷穿梭,其中还混杂着搬沙弄石的建筑民工和售卖低劣产品的小贩。放眼看去似乎就是一个失败的市场经济杰作。所谓什么岭南文化最后一片绿洲,或者是文艺青年装逼圣地,几乎很难感觉到了。一直认同一句话,行走在路上重要的并不是目的地,而是身边陪伴的人。没有了回忆,那个淡淡的光环也从小洲村慢慢消失,留下的是一个肮脏、市场化和丑陋的村落。有遗憾么?实话说没有。昨天我费了好大力气翻回很久以前的日志,看着那些温情的小文字,内心涌动着平静的感动,但多半是为我自己。甚至自我埋怨:我其实早就应该意识到,她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很多事情在浓烈的情感褪去后昭然若揭,真相也在时间的推波助澜下浮现出水面。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主人公都是普通人。只是,我恨她。我恨她只是让我一个人枯萎两个月不就好了吗,为什么突然在十月的这天浮现出来,给了 J“我一直在想她”的错觉,然后让她掉眼泪了呢。为什么依旧阴魂不散,难道要把我的未来也牵扯进去么。你休想啊。今天不小心,让你乘虚而入了。在以后的日子,你休想。我不仅要把连同你的一切用碎纸机粉碎,我还要点火烧掉。就这样吧,今天是诡异的一天,但我不能也变得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