琐记
2011.10.28 | 1164字

昨天在 ICS 工作,花了三十分钟做好了一个筹款用的 PPT,被贾蔚姐夸到飞上天。从此包揽了所有的 PPT 制作工作。

她开玩笑道,要不要开个教 PPT 的工作坊。不仅如此,ICS 的服务器宕掉,重新架设 FTP 的工作也被交给了我。

“这是为什么啊!么天理啊!”

面对我的抱怨,J 和 H 竟然都对我说,能者多劳嘛。

而就是 H 的懒散,导致我承担了他的工作。他还一天到晚在 QQ 空间上写一些呼天抢地耳的小文字,好像眼看着就要学抽筋了一样。

总之,当晚上六点多骑着单车回到宿舍后,身心俱乏到不想动。从未翘过的成本会计也干脆忽略。我告诫自己,无论怎样,ICS 的工作就留在 ICS 好了,工作以外的时间不可以做任何跟 ICS 有关的事情。

做简讯的时候,贾蔚姐突然问我,你要不要去那个毅行者啊?

毅行者是一个 48 小时内走完 100 公里的活动,是乐施会的一个筹款项目。听起来挺有意思,正好可以顺道去香港游玩拍照。

晚上跟 J 说这件事,特地形容了”要翻越 20 多座大山、100 公里麦理浩径”,她抓着我的胳膊说,你不要去。

我问:为什么啊?

J 说:我会担心。

被感动到了。

昨天签了毕业论文课题,名字叫”微孔负载成核剂对 PP 性能的影响”。

第一遍甚至都读不顺。什么对 P 什么性能的影响啊?

老师微笑着给我讲解这个课题的意思,末了加一句,有一个博二的师姐已经做这个做好几年了,她会教给你的。

呼,瞬间放心。

J 说,这个大概就是你最后一次实验了吧。

仔细想想,确实是啊。在高分子领域的摸索到此为止,在实验室与试管的仪器打交道的日子虽说让人兴奋,但在本科的学习也跌跌撞撞满头是包。

宝洁一面过后又没了消息,估计又被刷了。

早上早起骑单车去广东人文学会。这只是一时兴起的杰作,因为我实在难以忍受工作日的三号线,然后被夸奖环保。在广州这种地方骑单车其实是很危险的,首先横跨珠江时上桥下桥会很麻烦,其次很多地方并没有划给单车一条路。但是我就是慢慢喜欢上了骑着单车在大街小巷,或者沿着珠江穿梭的感觉。在人文学会的是贾蔚姐口中的”big wig”,光头中老年人,某某会委员及会长一类的政治人物。房间古朴无比,墙上还挂着一个老头的像。

这个是任仲夷,你知道吗,原来广东省委书记。大人物说。

不知道。

就是他提拔了 xxx(另一个路人甲)。他又说,总该知道 xxx 吧?

我说:真心不知道。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关心政治了。

哈?我还算好的嘞。

此后,他就开始喋喋不休地抱怨新买的两个古董椅子被空调吹歪了。

我帮他修了一千多张照片,重装了一下系统,骑单车返回。

秋天驾到,广州反而进入了繁花盛开的季节。无论是校园里的洋紫荆还是外面路旁的野花,纷纷变成颜料一样给这座城市涂彩。阳光变得猛烈,但阴影下凉风习习,像极了家那边的盛夏。

上网买了一个单反内胆包,等过几天不忙了拉上 J 去扫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