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2011.11.07 | 434字

躺在床上努力闭上眼睛却无法忍受脑子里一团团四处游走的麻线和怪异变化的几何图形,终于被旁边振动的手机吵醒看到“我想你”三个字,是发生在昨晚十点钟的事情。三十八度高烧让我一度以为这不过是幻觉,很想很想打个电话给发信人 J 告诉她我也想你我很难受我想你在我身边。可是是她不要我了不是么?

狮子座的她和白羊座的我,总是无法掩饰内心所想。我摸着自己的脑门,喉咙里发出 grrr 的咆哮声在一片臃肿的黑夜里反复醒来再睡去,脑中是她把冰凉的手放在我的脸上,她的笑容和那双闪亮的眸子在黑夜里格外给人安慰。凌晨五六点钟,从被汗水浸湿的床上挣扎爬起,昏热的寝室充斥着室友的微微鼾声。打开大门冲出去,迫不及待大口大口呼吸清晨的空气。天上因为雨后形成一片片鳞状排列的云朵,像是慵懒的画家吝啬蓝色的颜料,在天空涂抹规律的纹理。

上次发烧是 8 月份刚从记忆的藩篱逃回家中,再上次是 5 月份患上恶劣的水痘,再再上次是二月份在家某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如果画个线性拟合,每三个月一次重感冒的孩子伤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