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
2011.11.10 | 1159字

又是那种不写点什么东西总觉得窒息到死的时候,可打开了文档,面对空荡荡的屏幕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呆滞地按着退格键,一行行模糊的方块字像是时光倒流一样从存在到消失。有些东西,还是不要留给以后的自己看的好。就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在 ICS 从实习生升级到兼职,但热心却大减。工作了一段时间,也了解了中国公益组织内部的低效和低能。周二就做好的东西,邮件沟通不畅,非得周五才能派上。还以为挺急的任务,拖来拖去也变得可以接受。周六帮郝先生打理电脑,听他一旁接受慈善中心的采访。他大谈特谈中国 NGO 的无存在感,这一段甚合我意。但无论怎样,工作还是要做的,都是我喜欢的东西。如果妄谈为了什么崇高的理想,不会觉得太矫情了吗。


一场秋雨把广州浇回了解放前。落了满地的洋紫荆把暗绿的草地染成渐变的紫红,窗户干涸的雨的痕迹让视线模糊不清。唯有打开窗子才猛然发现,原来天空已经这么蓝,但还得忍受从窗子钻进的冷风。


小病初愈,声音依旧性感。眼神对焦不太快,但是发现美好的东西还是够用。中大校园好漂亮好漂亮,几乎随便一瞟就是一处美景。真想拿个黑色的框子到处框一框,比起用相机对焦方便多了。


晚上九点多一个人溜到熊德龙,看到音教半敞的门,犹豫地推门而入,竟一个人也没有。散乱摆放的椅子的谱架好像一群无所事事的观众,而那台黑色的破旧的音色哑哑的钢琴好像等了我很久了……坐在面前打开琴盖,按起第一个音便欲罢不能浑身酥软心潮澎湃。就像拿到吉他按住一个和弦勾了一音一样,音乐的质感在手中真真切切流淌,看到琴弦雾一样的振动,心也跟着轰鸣。


南校几个湖的荷花谢掉了,有人在岸边打捞那些黑黄黑黄的残枝败叶,被遮挡了几个月的湖水终于浮现出来,但看起来好像营养不良。

有时会想起珠海的故事。现在都有点不大记得北门的样子了,听说以前常去的小饭馆新旧更替变了牌匾,不知那些山还是不是终日泡在云霞里。想起以前喜欢过了两个人,去她们的空间看日志,没有更新,都是过去的事情。看着看着,变得很难受。有点像死神驾临带你游走人生的感觉。嗯,是有过美好,但都过去了。


以前一直用洗澡的时间来反省自己,现在每人每天 50 升热水的限制,导致洗澡时唯一的念头是赶快洗完,自我反省必不可少,于是被安排到刷牙的空当去。经常的形象便是,深夜十二点多,一个人抱着双肩眼神昏迷叼着牙刷若有所思。其实你不知道我在反省啊。

J 说我是个负能量的人真是一点没错。我发现我不会恋爱了。在喜欢的人面前手足无措不知怎样做算是 appropriate 怎么算是 weird,我不跟 J 说我自己却硬要她自己去了解我,我不知道怎么在她面前做真实的自己,甚至,二十几年一直去努力了解自我,却发现自己在脑中的轮廓愈发模糊。

我是怎样一步步走来的,似乎这本日志也给不出答案。继续反省。


感谢C,一直以来你陪着我不离不弃,有你在身边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