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的星星
2011.11.22 | 575字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行走,遇上一众完全陌生的朋友,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临出发前的那天晚上,准确来说是十一月十六日,在南校清爽的夜晚观望了一通深紫色的夜空后,我得到了如下结论并告诉了 J:在香港能看按到的星星肯定要比大陆多。J 说我胡说八道。我并没有胡说八道,我是通过逻辑推理出来的。

根据 2010 年的报告指出,在全世界 119 个国家或地区中,香港的经济自由度排名第一,中国大陆排名 79。经济自由度的好坏与一个国家的政府干涉水平具有很大相关度,而政府的引入则直接与政治自由度相关。这是我的推理的一个大前提。在现代社会环保是人们的共识,因此在香港这种经济自由度极高、典型的小政府的社会环境,民间组织的呼声能够得到响应和重视,即政府将不得不推行严厉的环保限制,并能够得到有效执行。在完全的市场经济体制下,资源能够得到有效配置,则那些造成污染的工厂、机动车的减排装置能以最廉价质优的方式得到普遍应用,这在中国大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对比来看,香港的污染程度必然要小于广州,因此晚上能看到更多的星星。

事实也是这样的。当我躺在四周漆黑无比,高耸在山上的观星台望垂直于地面的视线发呆,是发生在十一月十九日的事情。漫天遍野的发光亮点像施展着银色翅膀的银河从天顶方向倾泻下来,有限的视野内自己被完全震撼了。上次能够明确地数出北斗七星的方位,大概已经是十多年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