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2011.12.22 | 737字

好吧我又发烧了,具体时间是冬至前一天的凌晨时分,原因不详,属于那种“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悲剧”型病。整整一天在床上滚来滚去时而汗流浃背时而冻得直哆嗦。

漫长的一天里有两个女孩对我关心得无微不至,一个是 lay 一个是 Q。她们隔一个钟头就发短信过来问我感觉好些了么吃饭了吃药了睡着了吗。

如果说物是人非的话,发烧就是物是,身边的人是人非。我清晰地记得 2011 年 5 月 24 日那天因为水痘而发烧,迷迷糊糊躺在床上编织着花样繁多的噩梦。Y 去办理出国的保险,然后跑了不知道多少个商店才找到黄桃罐头。后来我知道广东人不怎么吃罐头的,尤其是生病的时候,所以广州的商店很少见到有罐头卖。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情,因为我生病唯一想吃的东西就两样——雪糕和罐头。Y 是山东人嘛,她当然能理解我。现在 Y 已经走了,远远地把我甩在身后没了影子。我突然开始能够理解她。如果面对两个爱我的人,其中一个我更爱一些,我也会没有办法地去放弃另一个人吧。要是加之以恨啊,抛弃啊这样悲情的字眼,不是太夸张了吗?好了,怀旧到此为止。

发烧来的快去的也快,第二天早上已经除了稍微虚弱已经全无感觉。打车去安永大厦领到人生中第一份 offer,在漂亮人烟稀少的花城广场转了一会儿,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朝九晚五。突然被这样的念头吓到,尽力让自己平静的心骚动起来。如果没有梦想做动力,还奢谈什么到外面去看看。尽管我并不知道梦想具体是什么形状。

晚上和刺猬及三金吃了冬至饭。三人一斤白酒下肚却没有任何明显反应,倒是被鸡煲辣得吐血。波辉跟新交的女朋友出去吃饭,这就是为什么只有我们三个人的原因。说到这里要提一下波辉的光荣事迹:他的新女朋友竟然是在爱情树上认识的(爱情树是中大一个撮合寂寞男女的网站,只限校友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