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鼠小黑
2012.01.02 | 361字

元旦早上醒来下床到仓鼠笼前观望,发现有点不大对头。仔细查看,大事不好,两只仓鼠都跑掉了。他们的大便堆积如山,垫起了逃生的阶梯,而最后一环——笼门大开——则是三金的杰作。反倒心里还松了一口气,毕竟每天喂他们喝水、给他们扒开瓜子皮、打扫笼子要耗费不少精力,只是少了拍照的模特有点遗憾。晚上寝室就剩下我和刺猬两个人,我在看书,他在玩游戏。突然他对我说,我好像听到仓鼠的声音。爬下来一看,他们傻逼呵呵的脑袋果然正在储物箱的夹缝里。花了两个小时把他们一一逮住,重新塞回笼子里。他们一天来大概都在夹缝里面钻来钻去,搞的浑身臭不可闻并且脏兮兮。

新年的气氛基本在 31 号那晚耗尽,现在的日子反倒正常无比。不去想什么的话,心情也大概会很平静吧。桌旁摆着三金上次吃饭带回来的红酒,时不时喝一小口,起个身给仓鼠们喂点水,拍个照,生活过得蛮好。

仓鼠小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