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cedure
2012.01.11 | 640字

EY 实习第三天,把两日来培训的内容应用实际,今天的主要工作是填表。几份比高分子物理实验数据处理还要复杂的 Excel 表摆在眼前,等到看明白了发觉也不过如此。所谓专业(profession)的内在涵义便是加密,把原本简单的东西用符号、格式武装起来使其变得极为复杂,保持专业领域的话语权,这跟几百年前的拉丁文没有任何区别。

另一方面,审计(auditing)的工作底稿(working paper)部分也完全是逻辑严密的交叉索引,除此之外,把数据搬来搬去,找到各种支持文件来证明其真实性,也是逻辑中的前提,条件和结论。不敢妄称自己稍微懂了一点审计方法,但却深深地感觉到任何一种专业背后所遵循的过程都是一样的。这个过程就是逻辑吧。化学研究的整个过程不也一样。提出想法,找文献,做实验,处理数据,发表。这还算是比较有创造性的。支持整个体系的也是逻辑。

认识了一个叫 Kevin 的实习生,是个澳大利亚人,普通话听得半明半白。跟他讲话到了稍微复杂的词,我就换成英文,也慢慢学会了那种半英半中的古怪的语言。聊到为什么要来实习,答案一样——给未来的简历上加点料。我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想知道审计工作究竟是什么样子的,自己未来会走上它的职业之路么。

比起 EY,自己还是更喜欢 ICS,一个人负责整个 UI 项目,以一己之力撑起 ICS 的全部设计工作,想到就是热血沸腾。但也许只是刚刚开始,并不知道自己究竟会不会做好。我喜欢自己具有天赋的东西,喜欢掌控一切的感觉。我得承认,我很厌恶问别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