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广州
2012.01.19 | 355字

周二那天在平安银行询证的时候,身后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外表年轻,身着普通衣裳,有点慌张,神色低落。不过既然是个美女,我就多瞄了她几眼。考虑到她在我正在的窗口排队,所以应该是对公业务,那么说明是公司职员。看到她手里攥着几张纸,抖动剧烈看不大清楚什么字,但“询证函”和“普华永道”还是看清了。一目了然:应该是一个 PWC 的实习生,正在跑函,由于前几日工作压力太大,正处在情绪低落期。询证的时候会被要到身份证,她拿出来的时候就在我眼皮低下。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和户口住址。户口地址不是家庭用户,那说明是集体户口。此人一定是个在读学生。于是我掏出手机,在校内上搜索她的名字和可能的大学。一秒钟后,她的主页就显示出来。当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逐渐接近一个变态跟踪狂的时候,我关掉了浏览器。当然在关闭之前发送了好友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