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umbia与杂想
2012.01.25 | 1749字

自从除夕回家以来奔波不断,一边欣赏方舟子喷粪一边帮老爸老妈清理各种电子产品,倒也充实。天气灰白,空气好像一条被拧干了的在太阳下晒了好几天的抹布,一点水分都没有。寒冷得让我无法形容,但这并不是重点。

因为爸爸说了一件很奇妙的事:有人声称“打包票送我去哥大”。梦想中的梦想学校。打电话详谈后,原来那人是哥大的访问学者,其老板正是商学院某牛人。此事若真还好,但类似的事情大多数成了没有下文。前几年每次回家爸爸似乎都会告诉我类似的消息。他又认识理海大学的某教授,或者某某中介是他一哥们的老战友,一个月之后就忘得一干二净。随口说说卖个人情是最容易的事情,等到自己明白了也没有动力去要求人家实现诺言。因此我对这次的消息也深感怀疑。不过令人信服的是,对方提供了我那个教授的联系方式,叫我先了解一下研究方向。盯着显示屏那个叫 Karl 的博士,不知道会不会两年以后自己拜入他的门下。看一会儿眼睛就酸了,等开学再说吧。


最近韩·寒大热,主要是年末的三篇文章和最近的真真假假事件。本年度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可能有几个月——韩·寒一篇文章也没发,那博客简直快成了梁实秋的雅舍——有窗无玻璃,风来洞若凉亭,有瓦空隙不少,雨来渗如滴漏。而到了年末,他却几乎成了一天一篇。果然竞争才有动力,对骂才有文章。我个人来说是站在韩·寒一边的,毕竟开始是因为他的文字而喜欢上他,这是文学崇拜的最纯净理由。可是我对于他跟方·舟子的骂战不抱什么观点,纯属看戏。虽然我知道方·舟子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但不妨碍我讨厌韩·寒写那些幼稚的文字。就像我之前一直以为的,他的杂文很靠谱,但小说一塌糊涂。

其实今年的春节有很多第一次,比如说第一次没看春晚,第一次在家里过年,第一次没放鞭炮。明明是值得纪念的事情,却丝毫没有想把它们记下来的念头。或许是不重要,或许是心懒。

在 ICS 的兼职正常进行,有邮件表明 ICS 已经成立了 2012 年的乐·施·毅·行者队,那个时候估计我还在中大,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是会去支持他们。与此同时 ICS 的营运中心——即我在的部门——发生重大变革。经过一次不靠谱的会议之后 ICS 的领·导者决定吞·并掉 COP 和千禾。COP 是公·益·慈·善中心,千禾是一个·慈··善·基·金·会,二者皆孕育于 ICS。这倒是一个令人心潮澎湃的机会。全新的视觉设计,全新的包装,有那么一种自己站在历史的起点的感觉。

EY 的实习仍然继续,对自己来说,除了 EXCEL 水平大增之外,还顺便学习了 vbs 编了两个自动填询证函的程序,受到好评。当然我也见识了中国白领民工的悲惨生活——同住的 Johnny 同学平均每天加班到凌晨三点。年末是客户放假的日子,所以 EY 在外出差的员工们都回了公司。第一次看到公司里有那么多人,准确地说,是那么多妹子。EY 里女性在数量上占了绝对优势。当然辛苦就等于丰厚的报酬,心里悄悄计算了一下,等到实习结束不仅能买到 K5 还能再添一个定焦广角。一想到这个简直睡觉都能猥琐地笑出来。


初三那天跟 B 和 DJ 见了一面。三个人扛着小白和无敌兔和一个大号三脚架跑到冻得邦邦硬的海边照相。我们选好位置,摆好三脚架和相机,时而摆出 S 形,时而摆出 B 形合影,冻得跟傻·逼似的。沙滩的纹理像个尸体一样保持了僵硬的形状,从岸边往无际的海平面延伸两三公里,都是白色如凝固的酸奶一样的冰坨坨。F 看了照片后说你们家真美。其实是挺美的——如果不算上灰白色的天空和光秃秃的树杈。照了两个小时我们去吃了顿烤肉。号称四年没请过客的 DJ 第一次请客,大家感动到一口气吃了五盘肉。最后讨论半天去哪里未果,我们奔向了最近的网吧。B 提议打 dota,DJ 表示无所谓,我表示不会玩那个东西。死撑一局之后,我们联了 L4D。我为啥要详述这一环节呢,因为我想让以后的我看看现在的我究竟是多么的二,我究竟在网吧里玩什么。原来在网吧能盯着屏幕一天还意犹未尽,现在却刚开机二十分钟就开始腻烦。遥想当年自己和 B 在 CS 界叱咤风云,二十分钟场均干掉 100 人以上的光荣战绩,至今仍在两人脑海里被自己敬仰。长得越来越大,却越来越看不明白电子游戏。有人说 CS 早已过时,dota 是主流。可我深切明白,dota 跟 CS 不是同一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