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事
2012.02.02 | 1138字

坐着弹吉他不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我不喜欢二郎腿那个姿势,所以把吉他放在右腿上。也许开始的时候能把左右手放在正确的位置,可弹了一会儿就会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身体变形。这一点在波辉的 40 寸吉他上体验尤其明显。这个问题困扰我很多年,直到这次回家把背带带了回来。这样就可以站着弹吉他了,对着镜子可以看到自己的左右手是否合适。可这样弹虽然方便,却又有另外一个问题:没法看谱。我懒得记谱是出了名的。唯一能背下的曲子只有《天空之城》和《卡农》,而前几天再弹天空之城的时候弹到一半卡壳了,这样名单里就剩下一个。站在那里,凭着肌肉记忆弹了《明日晴れるかな》的开头,刚开始有些自我感动,突然因为忘谱了僵住,这情形不仅尴尬而且让人抓狂。所以我只好乖乖坐下看谱弹琴。

早晨到了公司打开网络,看到铺天盖地的消息——辽宁地震。地震的中心离我家不远,我吓了一大跳,忙打电话回家去问。大幸,妈爸安好。可细想起来,这件事情真是让人心惊胆战。起初老爸老妈还想慢慢装修他们的新房子,现在终于被打了一针兴奋针一样,纷纷表示要赶快装好房子,装得跟堡垒一样,然后搬进去。

晚上快下班的时候,Serena 突然一脸诡异地冲我笑着,温柔道:“Allan,你可以回家了。”“哈?”这话说得不明就里,我一时不该怎样反应。但脑子稍作思考,不难明白她的意思。“难道……我要去沈阳出差?”Serena 微笑地点头。坑爹啊这是?!我刚买了全票从大连飞到广州上班,这连一个礼拜都没到,又要飞回去?当我告知所有人后,他们的反应惊人的一致:“恭喜啊,你可以顺便回家了。”他们不知道我家离沈阳还有三百公里。苦笑地接受所有人的恭喜,然后准备下周一返回零下二十度的冰雪世界。每年都要见一次雪,今年没见到,连老天都不愿意。

最近喜欢上了珠江新城的一家小饭馆。饭馆的名字叫“水瓶座”,隔壁还有一家叫“天蝎座”的姊妹店。但其实我一直觉得这样有点奇怪。你们叫水瓶座和天蝎座,这样叫其他星座的人情何以堪。比方说一个巨蟹座的因为肚饿靠近这家店,却愕然发现眼前是一家跟自己最不和的店,他是进还是不进?况且,我也好奇为什么店主会起名水瓶座而不是其他比如说白羊座?或许店主想开十二家分店?或许店主自己就是水瓶座?或许水瓶座仨字听起来好听?……胡思乱想没什么不好,这也算我打发时间的一个爱好。“水瓶座”店里总是放着诺拉琼斯的调子,衰气凛然近乎枯竭的嗓音,饭菜打扮得格外诱人,虽然吃起来不是绝世的美味,不过也说得过去。我最喜欢的,是它的安静。珠江新城这里是白领集中营,中午各个饭馆爆满,想觅得半刻安静实属不易。其实“水瓶座”那个时段也是很嘈杂的。但我一般都很晚才去吃饭,所以每次去的时候店里几乎没人。

就这样吧,周末和 F 一起去看《碟中谍 4》。打起精神度过 EY 的最后两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