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顶和落叶
2012.04.06 | 677字

上午在实验室等某物体烘干的时候,无聊捧着相机在实验室乱走。在进门三米远处注意到左手边有一个梯子。其实这个梯子已经存在很久很久了,可能当这栋建筑建好的时候梯子已经在那里了,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到,或者当成一个本来的物品被大脑自动忽视了——直到今天。顺着梯子抬头看去,上面是一个金属板,应该是直通房顶。可这样物品的存在往往等同于“闲杂人等禁止通行”。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房顶,可除了珠海校区教学楼那个,我还真没去过其他房顶。佯装攀爬,被师姐发现,可她佯装不见。这是此师姐的第二个闪亮之处:她跟我有着一样旺盛的好奇心。于是我略带紧张又有点兴奋地顺着年代久远的梯子向上爬,拉开金属板,一束混着小雨的光在眼前打开,然后就到了房顶。好像小时候藏在心里的那些伟大的冒险让人惴惴不安又略带新奇。这里是一个狭小的庭院,四周被一人高的高墙围住。等到视野完全展开,欣喜之情已经无法表述。偌大的中大在眼前铺展,烟雨朦胧笼罩神秘的层次感。远处打伞的人,图书馆房顶,近处北楼的花草,南楼的瓦片,尽收眼底。师姐和小金同学也跟着上来了,庭院一下子显得拥挤起来。更危险的动作我们没有做,只是照了几张照片后就下去了。

下午没事可做,在网上跟陌生人玩了一个小时 Draw Something,然后卷铺盖回宿舍。又到牛蛙盛开的季节,校园除了花香在听觉上又增添了一个感受。雨连着下了一整天,把那些树上僵持已久的最后几片黄叶打落到地上。图书馆背面那条路被落叶铺了一层又一层,美到极致。但终究这种美是主观的感性,是个人的经历定义。落叶是萧索是美,也是正常的生物历程,所以无论怎样感受,都只能藏在心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