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
2012.08.09 | 267字

最近一段时间活得像一个无缝鸡蛋,每一点都是事情,可又光滑得好像无事可做。

PS 酝酿了十天,写了不到四百字,眼看着人就要走了,必须得速度赶完发给哥大。

手机顿卡,反复越狱三四次,一次比一次卡。

下午微风阵阵躺床读书,翻不下三页倦意袭来倒头即睡,醒来已然傍晚。

打球浑身肌肉酸累,什么事都不想做。

选校时看到亚利桑那州立大学会计学,心中一阵酸楚,不如干脆把它也当做潜在目标。

相机从半空摔下来,闪光灯变得有些故障,心痛。

晚上和 L 出门大快朵颐,大摇大摆在小城压马路,心情舒畅不起来。

学做了几个菜,每晚给父母做,他们很高兴。

剪了一个短发,清爽很多。